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Believer <完结>

【13】


  全员,回收完毕。

——3月23日


  “温斯顿先生!那两个人快要跑出去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踉跄着跑进实验室,对着奥尔菲斯大喊。奥尔菲斯盯着屏幕上的两人,明明伤痕累累却依然坚定地往庄园出口走去。


  令人敬佩的勇气,但没什么用。


  “把哈斯塔放出来。”奥尔菲斯淡淡地说,之后转过身往控制台的另一边走去。


  “什么?”气喘吁吁的男人一愣,随即紧跟上奥尔菲斯的步伐,“可……可是哈斯塔还没有经过试验……万一出事怎么办!”


  “现在就是试验它的最佳时刻。”语气依然平静,奥尔菲斯按下几个按钮,准备按下那个最为关键的按钮时,被身后的男人制止了。他终于不耐烦地吼出声:“现在我们没有额外的人能派出去,还在待机状态的监管者只有哈斯塔!”猛地甩开那人的手,奥尔菲斯按下了那个按钮,随即便听到那只怪物的喊声和它挪动的声音,“如果现在不阻止那两个人……以后我们都不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他走回屏幕前,不出意料看到了那个怪物的身影,正快速逼近那两个人,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就算抓不到那个机械师......也不要紧,重要的是解决掉那个雇佣兵。


  此时此刻,奈布不会知道庄园主在想什么,也无暇顾及。刚刚打开庄园大门,这个突然出现的怪物便嘶吼着冲向他们,他只来得及把特雷西推出大门,自己却被怪物黏湿的触手抓起。


  不甘愿就在这个地方栽倒,奈布再次举起了他的弯刀,怒喊着砍下缠绕住他的触手。怪物尖叫着把他丢到一旁,奈布撞上墙壁,闷哼一声滚落下来,撑住地面吐出一口血,左腿传来剧烈的疼痛,估计是骨折了。可还不到停下的时候!望着对面失控的怪物,奈布甚至没有去擦掉嘴角的血迹,便用弯刀把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往门口跑去。


  然而他方才的反抗彻底惹怒了哈斯塔,条条触手突然出击,虽然大部分都被奈布躲开了,但受了重伤的躯体实在难以再负重荷。旧伤寸寸崩裂,扯痛了奈布的大脑,让他在一次闪避中失手,被触手捆住了身体。哈斯塔发出诡异的笑声,想把奈布拉回去,但却被一颗子弹打中了触手,疼痛让他再次松开了奈布。


  看向近在咫尺的大门——那近在咫尺的自由,奈布粗喘着用双臂撑起自己,想站起来却发觉双腿几乎动弹不得,便用双手死死扒住地面,往门边挪过去,所到之处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而站在门口开枪的特雷西这时按耐住双手的震颤,连忙跑过去想趁机把奈布带到门外。


  但重重触手又再次围拢上来,它们凶狠地扑向奈布把他整个人提起来,在他未能反应过来的时候缴下他的刀,同时还有小半部分触手尝试去包围特雷西,但被她开枪的巨响威慑住了,最终哈斯塔等待了半秒,抓准时机立刻挥出触手把特雷西整个人重新甩出门外,顺便抢走了她手上的枪。随即所有的触手都紧紧缠上了奈布的躯体,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提到了哈斯塔的面前。


  “你......”奈布死死抠着触手,企图让自己重新呼吸。他喘息着看向哈斯塔,却在看到兜帽之下密密麻麻的眼睛,头皮发麻,话语顿时卡在喉咙。


  未等他反应过来,抓住他的触手忽然下摔,带着他整个人撞向地面。耳边传来了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血液从他的口鼻喷涌而出,尖叫声不受控制地冲出喉咙,疼痛带离了他的意识。模糊中又感受到自己被提起来,又再次砸向地面,一次、一次又一次……直到......


  直到他面朝下地被压在地面上,朦胧中他看到特雷西的身影,大片大片的色块在他的视网膜上浮现。他又被哈斯塔拉了起来,他勉强地对特雷西笑了笑,说了句“快走”,便被重重地摔到地上,这次他听到自己面骨碎裂的声音,温热血液沾湿了他的面颊。


  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特雷西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段日子,那段在庄园里的日子。


  她端正地坐在书桌前,为自己的书稿做最后的修正。她从未忘记那些庄园里的好友,也从未忘记最后牺牲自己供给她时间逃走的奈布·萨贝达。可世人不知道这些,除了她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事情,那些冤死的灵魂的哭喊也无人知晓,最终埋没在历史的尘埃里面。


  这让特雷西难以接受。因此她写了一本书,想通过它来告诉世人欧利蒂斯庄园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她那些死去的好友能被人们铭记。


  就在她把书稿整理好之后,门铃忽然响起。她回忆起今天是复活节,在早上拜托了邻居帮她买些鸡蛋回来。于是特雷西穿好鞋子走向门口,没有戒心地打开了大门。


  门外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在望见她的时候,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复活节快乐,列兹尼克小姐。”


  紧跟而来的是一声枪响。



  杰克路过图书室的时候,又一次听到了琴声。


  本来听闻美智子说今天会有新人加入,想去拜访拜访这个新“监管者”的杰克却被这个琴声吸引住了。那段琴声尽管不完整,却依然流畅优美,乐调归属于德彪西的《月光》。如此温柔,美妙得根本不应属于这个诡异邪恶的庄园。不知为何,杰克想起了另一段琴声,那段无规律仿佛凶猛海浪的琴声,那段出自那个佣兵之手的琴声。


  不知他是否成功跑出去了呢。


  叹了口气,不再多想,杰克推开门进去。然而在看到那个火红色的背影时,他那多年未曾跳动过的心脏忽然发出了轰鸣声。


  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那个身着火红披风的男人停下弹琴的手,回过头,那双熟悉的绿眸让杰克的心脏更加剧烈地震颤。


  那是奈布·萨贝达。


  等到杰克回过神时,那琴声已经重新响起,依旧温和朦胧,似是真的有如水的月光笼罩在这个房间。杰克一步一步地靠近,那段残缺的琴声却依然柔软。撩开燕尾服的下摆,杰克坐在了奈布身旁,看到奈布的左手在琴键上舞动,他无声地伸出右手,跟上奈布的节奏,补全了这首残缺的《月光》。


  很快,一曲终了。月光此时刚好突破云层,透过钢琴前面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恰好落在两人身上。杰克看着奈布的侧脸,他嘴角的唇环在银光中闪闪发亮,那层月光为他披上一层薄纱,像是新娘的蒙面。


  “我记得之前你说过你不会弹钢琴。”杰克轻声说道。


  “合理性虚伪。”奈布耸了耸肩,他转过头,发现杰克的双手变成了仿佛水银一般的质地,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因为输给你了,那帮人便进一步把我改造成这样了。”杰克动了动手,只见他的右手如水银一般拂过琴键,与奈布的左手毫厘之隔,“我以为你能逃出去呢。”


  闻言奈布没有回答,他的左手再次敲击起琴键,只是这次的速度快了很多。杰克听出了调子,是肖邦的《幻想即兴曲》,没有犹豫,他的右手跟了上去,让这首曲子变得完整。


  “你就这样放弃了吗?放弃自由?”杰克低头看着琴键,看到对方那极快的手速,自己也尽力展现自己的技巧。


  “你觉得我会放弃。”奈布肯定的语气让杰克吞回了追问,随着最后的一个音符落下,奈布移开了左手,他扭过头看向杰克。这时杰克才发现那群科学家甚至给他打上了鼻环,精致美丽,却宛如锁链。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那就别跟我弹琴了。”说着他合上了琴盖,眼睛却依然盯着杰克,“我之前没明白你为什么帮我,现在我大概能猜出来了……你也想走对不对?”眯起眼睛审视着杰克,但杰克重新戴上面具掩盖住了一切表情。奈布自知自讨没趣,他站起身,俯视着杰克说道:“不管怎样,你跟我一起也好,不跟我一起也罢。总之我一天不逃出去我就不会收手。”


  杰克望着面前这个像火一样炽热的人,忍不住勾起嘴角,“你果然是一团火啊。”


  “什么?”奈布没听清楚。


  “没事。”杰克摇摇头,他没有起身,而是向奈布伸出了手,“我只是想说你说得没错。反正都死了,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顿了顿,他低垂眼帘,“既然如此,也不妨追寻一下虚无缥缈的东西,反正已经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我们了。”


  奈布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也伸手握住杰克的手,感受着那水银质感的手缠绕住他,仿佛远在天边的汪洋大海将他卷入的感觉,忍不住勾起嘴角。


  “是啊,世间再也没有事物能阻挡我们了。”

====================================


后记:信仰者

  庆贺完结!很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们,也很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诞生这篇文的源头是Imagine Dragon的《Believer》,因为觉得奈布就是一个信仰者,虽然双手沾满鲜血却依然拥有独立人格的人,一个拥有信仰的人。因此,这篇文诞生了。

  其实本来这篇文的杰克我是没有任何思路的,但很感谢我的朋友给予我的启发。严格来说,塑造出这个杰克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的朋友长亭,在此我很感谢她。

  我尽力地去刻画我心目中杰佣的样子:两两敌对又互相利用,明明讨厌对方却又出奇般的相似,听起来没有多少爱情的甜蜜,也确实是。(反正这篇文是没写出来了......)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是他们最好的相处模式了,毕竟一个是变态杀手,一个是冷酷佣兵,无论怎么样,感觉都很难走到最后呢。

  当然,这篇文另一个刻画的人物:特雷西,和前两者一样是有信仰的人。奈布信仰自由,杰克信仰杀戮,特雷西信仰良知。她不愿杀人,也不想被他人杀害,她在逃出之后也不想忘记大家,这就是她的信仰。

  最后,谈谈文中的细节,之前我就说过我喜欢在细节上搞事情,不知各位有没有找出每个章节之间的联系。我尽力写出环环相扣的感觉,希望能传达给大家。

  细节:

1、日记:游戏中,侦探提到过“逃生者”们写日记其实是庄园的惩罚措施。在文中:4月是杰克的日记,是他在第一场游戏中一败涂地的惩罚;11月是奈布的日记,是他被杰克被抓到害至重伤的惩罚;3月的日记是特雷西的日记,是她逃出后自己写的日记。

2、庄园主:第一封介绍游戏规则的信函落款是“Mr.D”,其实就是“Mr.Detective”的缩写。这个看不出来,“O·W”也在暗示着庄园主就是“Orpheus·Winston”。(奥尔菲斯·温斯顿)

3、时钟:第二章中写到特雷西注意到钟指着六点,且和第一局游戏时间一样,而他们第一局去的是军工厂,因此六点就是代指军工厂的坐标,在后文特雷西也提出了这个规律。

4、特雷西的敏锐:她是第一个发现奈布害怕密码机声音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凭借自我推理就得出移动房间规律的人。

5、钢琴:奈布其实会弹钢琴这件事情,在他因重伤昏迷朦胧中回忆的过去中有提到:被英国人训练跳舞和演奏,所以奈布是会弹钢琴的。

(其余的没在这里分析到的,但有疑惑的可以直接来问我。)

  【PS:奈布那句“合理性虚伪”是《我的英雄学院》中相泽消太说过的话。移动房间的灵感来自于电影《异次元杀阵》。】

  感谢你的观看!


  顺便,175粉了,欢迎点梗。在假期结束之前,我应该还会写多一篇短篇,《洛丽塔》和《水果硬糖》AU。

评论(2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