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Believer

这一章涉及到挺多关于“开膛手杰克”的历史,如果想进一步了解,就到百科去看吧。(・ω・)ノ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10】

过去永不灭。①

——4月23日

  杰克很讨厌火。

  变成怪物的他们,在苏醒的那一刻便被告知他们是人类伟大的造物,是无所不能的,因为他们“逃脱了死神的束缚”。那些疯狂的弗兰肯斯坦②挥着手臂,高声宣告着。一开始,杰克也是那么觉得的,刀刃没能阻止他的行动,水流无法夺走他的呼吸,就连枪炮也无法真正杀死他们——即便把他们轰炸得粉身碎骨,他们也仍能重新组装,只要电流通过便能重新唤醒他们。

  不过,玛丽·雪莱③可不认为他们是无坚不摧的,至少她的书是这样写的。那时杰克还不信,只是一笑置之。

  但等到他切切实实被火盆中迸发出的火焰灼烧到的时候,他那向来无所畏惧的大脑忽然传出剧烈的警告,同时一座被大火吞噬的房子在杰克脑海中跳出,就像是宣告着自己的存在一样。为什么让他现在想起这个!又再次绕上心头的愤恨让杰克丢掉了绅士的外皮。而那许久没运动过的疼痛神经在他与对手拉开距离之后才给予他痛感,而这些复杂的感受最终搅和成一团直接升腾为杀意,嘶吼的欲望油然而生,杰克不想制止这个欲望。浑身都已经挂彩的奈布听到杰克饱含愤怒与恨意的低吼声虽然吓了一跳,但还是及时反应过来立刻往大门跑去,他可没忘和杰克打的赌。

  其间海伦娜被抓走送上了椅子,幸好不久前大门已经打开了,另外两个队友已经先行离开,就剩下他和杰克仍然在周旋。方才被杰克逼入死角的时候,为打破僵局奈布踢倒了墙壁角落的火盆,没想到那些小小的火焰能让那个杰克发出一点都不绅士的吼声。这样想着的奈布本想回头看看,下一秒紫色现形的心脏却忽然消失。

  闪现!

  果然半秒后杰克突然出现在他的侧面,刚想矮身躲过横扫过来的刀刃,却因身上伤口未完全愈合而产生的阵痛扭曲了动作,有些狼狈地跌倒在地还滚了半圈。杰克则趁着他失误的空档突刺过去,指刀最终在堪堪点到奈布喉结的地方停住了。

  “你输了。”猎人这样说道,声音却颤抖得仿佛他才是输家。

  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平局。这样他们的赌博又该如何处理呢?坐在病床上的奈布在医生离开之后默默点起了一根烟,没能赢难免有些沮丧,但平局总好过输,现在他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跟杰克讨价还价,尽可能地从这个屠夫口中套出关于逃跑的路径。

  随着那阵玫瑰花香缓缓地渗透进这个房间,奈布捏了捏鼻翼,他一直都没能接受杰克身上那种玫瑰香味,更别说忍受花香之下那阵死亡的腐臭味。奈布将烟气困在嘴里,去感受它在肺部旋转,以此来转移注意力,避免自己在这过于诡异的味道中打喷嚏。

  “你烟瘾很大啊,萨贝达先生。”那个可以称得上是动听的声音在奈布的背后响起,但没能让奈布回头。“如果你像我一样在军队里面干了那么些年,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的。”说着,他吐出那口烟,将烟头熄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依旧没有回头,“然后呢,平局。这个怎么算?”

  听到后面传来衣物摩擦时产生的窸窣声,奈布知道杰克又靠近了一点,他半垂眼帘,姿势一直没变。站在身后的人没有答话,只是看着面前的雇佣兵伤痕累累的后背。每一场游戏都会为他增添新伤,一道一道纵横交错,似是为他配上的奖章。此刻黄昏的阳光又再次透过窗户笼罩着这个房间,暖橙色包裹着这个男人,磨去了他的棱角,展露出他二十多岁应有的青春,由此杰克才回想起面前这个久经沙场的士兵也不过是个刚刚踏入青春年华的大男孩而已。顿时忆起之前这个人问过自己:是什么把他变成了怪物。好奇心缓缓攀上心头,那又是什么把这个本应挥霍自己青春的男孩变成了锋利嗜血的弯刀呢?

  “告诉我你的故事,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

  “就这样?”奈布一愣,他以为会有什么更不堪的东西等着他。

  “怎么,不满意?”杰克伸出手,抚上那个雇佣兵嶙峋的脊背,不出意外地听到对方的抽气声,“你想的话,我也挺乐意领教一下你那些绝活。”

  “你不怕你那根东西没了的话,我也没意见。”奈布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杰克笑着摇了摇头,抚摸过一条长长的疤痕,感受着手下的躯体因不适而僵硬,忽然开口:“这个怎么来的?”

  “去杀一个首领的时候,被他的刀刮到了。”奈布挺直腰背,尝试去避开杰克的手和那种奇怪的抚摸,努力无果之后,他“啧”了一声,扭过头看着杰克,“你他妈要听就听,别那么恶心摸我。”

  “我要给你的可是很机密的东西。”杰克没有停下手,他拂过又一道伤疤,“摸摸你又不会掉块肉,你在紧张什么,明明昨晚挺热情的。在军队更深程度的事情估计你也没少做……这个?”戳刺着一个子弹穿过留下的圆形疤痕,询问已经快被气疯的佣兵。

  为了出去,现在只能忍,冷静萨贝达。奈布深吸一口气,在心中安慰自己,但仍然是咬牙切齿地跟身后的人讲完那个伤疤的来历,听到杰克蕴含着嘲讽的笑声,奈布回头瞪了他一眼,“老子他妈是没少做。但至少他们的技术比你好,开膛手。”

  这一句话近乎是战斗的前奏。之后杰克的话语和手段变本加厉,而佣兵的回击也越来越尖锐,两人虽然没真的打起来,但氛围瞬时剑拔弩张。最后奈布像是无法忍受地站起身,拍掉了杰克那只做恶的手,而杰克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左手的指刀却不断相互摩挲发出刺耳的声响,惹得奈布像只炸了毛的狼一样跳开出去,甚至下意识地抽出弯刀,仿佛露出了他尖锐的獠牙来警告猎人。

  两人就那样僵持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杰克先投降。他放松下来,镶嵌着指刀的左手也低垂下来,“好了,我们都是各有各的目的,闹僵了对谁都没好处。”说着,他看见奈布也慢慢放下了弯刀,尽管眼神还是满满的警惕。

  “所谓终点,也是起点。”杰克叹了口气,没头没脑地吐出这一句,“关于如何出去的提示。”

  “等等?提示?不是说好给我方法的吗?”奈布皱起了眉头,攥紧了刀柄,语气染上了愤怒。“你他妈在耍我吗?什么终点起点?我可没有时间再猜字谜了!”奈布抬起了弯刀,感觉被骗了一样,连面颊也因此染上愤恨的红。

  “毕竟是平局,打点折扣也说得通吧……而且……”话还没说完,那匹狼崽便猛地冲了过来,杰克被他突如其来的行动吓了一跳,只来得及往后退几步避开那致命的獠牙。然而弯刀恰好卡进了划痕之中——昨晚留下的那一条小小的痕迹——将他的面具甩了出去。若不是杰克的动作够快,那把弯刀已经刺进他的脑子里了。

  面具撞击到地面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但杰克没有面具遮盖的模样是如此诡异可怖——一半遍布烧伤的疤痕,另一半却还残留着昔日的英俊,相差甚远的两半拼凑在一起构成一副极为扭曲的面孔。杰克稳住身形的瞬间,抬起左手盖住自己可怖的那半张脸,短短一秒之间那把弯刀也恰好地抵住他的心脏。杰克低头看向奈布,望见那被汗水浸湿的额发和对方圆睁的双眸,愤怒让这个雇佣兵像一团火焰一样,灼热、危险……却又出奇的迷人。杰克的喉结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音节也没蹦出来。

  “如果你打了点折扣,那我讨回点东西也是应该的吧……”奈布喘息着,极力压制想砍下这个混蛋的脑袋的欲望,低声道:“你看到了我的伤疤,那我看看你的蠢脸,不算过分吧。”握住刀柄的手指节发白,片刻之后还是慢慢放下了手,奈布再次抬头看了杰克一眼,随后便绕过杰克走回床边,随意地将外套披上肩就大步离去。

  直到佣兵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杰克才重新呼吸起来,吐出那口浊气。

  在那把弯刀抵上喉管的瞬间,一个想法在杰克脑海中一闪而过:那个雇佣兵,也是一团火。只不过和他活着的时候,遇到的那团火不一样。

  以前他见到的那团火......或者称他为“JACK THE RIPPER”吧,是冰冷的,散发着几乎能让血液都冻住的寒意。那段记忆如此鲜明,让杰克产生了又再次回到那个晚上的错觉,那个他路过破旧的白色教堂的晚上;那个他撞见“开膛手杰克”的那个晚上;那个他目睹妖艳女子内脏横流的晚上;那个......他差点死于他刀下的晚上。

  杰克不知道他怎么逃出来的,那个疯子似乎只对女人有兴趣,因此他得以侥幸逃脱。在捡回一条命之后,杰克便祈祷着英国警方能够抓住那个差点把他害死的疯子,但不知到底是警方办事不利还是这个开膛手真的很聪明,他一直逍遥法外。

  过度的期望总会换来更深的失望。对警方彻底绝望的杰克决定自己去惩罚那个凶手,他设想过无数方法,该如何灭绝这个疯子,还伦敦一个平静。最终得出了一个极为愚蠢的想法:“如果他和那些妓|女一样以同样的方法死去,就能让他体会到恐怖和屈辱,又能让正义重新降临伦敦。”

  哈!天真的他!竟然想在活着的时候当英雄!④

  身为贵族的他,那时一点都不缺资金,也不缺时间,他有的是资源供自己去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就像那个开膛手一样。他尽全力去靠近那个疯子,揣摩他、模仿他,最后成为他,然后杀死他!在这个过程之中,少不了杀戮,但这些杀戮是为了未来,是为了伦敦日后的平安,是必须做出的牺牲。当时的他是那么想的,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就变得和那个疯子相差无几,大有超越他的野心。

  于是在9月30日,他第一次收割生命,而不是拯救他们。⑤

  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众多的血腥献祭,磨损掉他内心仅存的人性。他越发靠近“开膛手”,在无意之间视杀戮为信仰,认定自己此时的杀戮是为了更美好的未来,但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慢慢爱上了这种掌握人命的权力。为了更好地磨练自己,除了第一次的目标是妓女以外,之后的几次杰克都选择了于他而言更常见的目标——舞女。隔两三天便会前往歌剧院的杰克对于这类人物了如指掌,因此下手变得更容易,他的手法越发熟练。

  在自认为是为坚持正义而做出这些事情的同时,杰克如他所愿的也越来越靠近“开膛手”,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一种罪恶所围拢——那种罪恶,名为“仇恨”。

  死里逃生之后,有的人选择去害怕,有的人选择去控告,也有的人,选择去仇恨、去愤怒,就像那时的杰克一样。怂恿内心诞生仇恨的,除却从死神手中抢回自己生命的庆幸之外,还有身为贵族的自大和高傲,这也能解释杰克的结局为何竟是如此不堪入目。被仇恨教唆着,杰克对“开膛手”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每一次残忍的杀戮,都成为这株火苗的柴薪,在最后,火势蔓延灼烧着杰克的心,让他彻底逃不开它的囚笼,只能把她奉为信条。

  最终,复仇的火焰完全包裹了他的心。在11月13日的晚上⑥,杰克和真正的“开膛手”会面了。

  要找到“开膛手”并不难,敢于给新闻部写信足以证明他的自大。因此杰克只需要杀一个人,再写一封信发布出去表示自己对他的尊敬之情,按照那个“开膛手”的高傲本性,他一定会乐意见见这只仰慕他的猫⑦。

  但是英国贵族那不输于“开膛手”的高傲让杰克错误估计了这个疯子的实力,他失败了,最终落得和那些妓女一样的下场。被开膛,只是他随后被丢入火海,因为那个“开膛手”都不屑于将他展出。

  尽管身处火焰之中,杰克却觉得浑身冰凉。他能透过火光,看到那些被他虐杀的舞女们在翩翩起舞,足尖所到之处火星闪耀;看到那个最终把他无情杀害的“开膛手”,嘴角勾起展露讽刺嘲笑;看到那个被仇恨包围的自己,亲手将他推入这茫茫火海……

  他死了。他知道这件事,就算在几十年之后被弄成这个鬼样子,像是灵魂重新回归他的躯体,生命女神再次眷顾于他,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因为他仍用“开膛手”的方式去残害别人,仍能在虐杀的过程中体会到那种掌握生命的快感,甚至被冠上他本最不齿的名姓——“杰克”,却也不加以反抗!

  就连死亡都没能让他解脱,他仍然陷进“开膛手”的噩梦中,落入“仇恨”的深渊里。

  真他妈的可悲!

————————————————————————

①摘自游戏《Rusty Lake》系列。原句:The past is never dead.

②此处化用小说《弗兰肯斯坦》和电影《科学怪狗》。《弗兰肯斯坦》主角名为维克多·弗兰肯斯坦,是一名科学家,执着追求生命的起源与真谛。之后他组装起死尸,将其复活。

③《弗兰肯斯坦》的作者为玛丽·雪莱,书本于1818年创作。

④这句话化用《教父II》中老柯里昂的话。原话为:“活着不要当英雄,活着就好。”

⑤在历史上看,“开膛手杰克”应该有一个模仿犯,曾于1888年9月30日杀死一个名为伊丽莎白·史泰勒的妓女。但由于她的死亡方式与前面几次“开膛手”的受害者的方式不同,因此有人怀疑这两个案件并无直接关系。(资料详见百度百科。)

⑥1888年11月9日,“开膛手杰克”的最后一位受害者玛丽·珍·凯利死亡。

⑦模仿犯、抄袭者的英语是“Copy Cat”。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