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Believer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5】


  机器不会欺骗人类,人类却会欺骗人类。但我知道,黑暗之中总有光明。

——3月20日(距离复活节还有三天。)


  “你有些东西没告诉我们,是不是?”在众人坐在餐室中用晚餐时,奈布忽然抬头看向弗雷迪,问了那么一句。


  众人顺着奈布的目光都看向了弗雷迪。而弗雷迪听到那句话之后,一瞬间脸部变得僵硬苍白,但他很快恢复常态,装作不知情地大笑出声,“你在说什么啊,萨贝达先生?我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什么没有告诉你的?”


  但没有人回答他,餐厅内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弗雷迪,”最后是艾米丽先开口,“你没告诉他们监管者的事情,对不对?”她的语气缓和,就像导师在教导一个极有天赋的学生那般,听起来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但弗雷迪清楚艾米丽生气了。


  眼见瞒不下去了,弗雷迪只好迅速思考对策。


  “我是没讲。”这个时候最好先发制人,运用他经由多年打官司锻炼出来的银舌头,安抚面前这些人,“但这样不是为了让各位成长起来嘛。”弗雷迪摊开手,抬起头重新看向他们,还勾起一个可以称得上和善的笑容,“所谓实践是最好的老师。与其让我们这些前辈告诉你们经验,还不如让你们自己去体会。”顿了顿,他看向了佣兵,领头攻击的必须先解决掉,后面跟风的就好处理了,“萨贝达先生似乎有些责怪我没告诉他们经验,但您反过来想想,这不就是在说明我信任、敬佩您嘛。您毕竟可是当过雇佣兵的人啊,想必比在座的许多人都厉害。”


  反攻了。弗雷迪用余光看了看四周,不出意料其他人都露出紧张和恐惧的神色,尽管一闪而过,但已经足够动摇他们了。谁会相信一个杀人如麻的雇佣兵的话呢?与之相比,律师要显得正派得多。弗雷迪笑容越来越大,他站起身,打算乘胜追击,“正因为清楚廓尔喀雇佣兵那么厉害,我才对您那么自信,才没有告诉您监管者的事情。您可能连人都杀过不少,区区一个监管者怎么会难倒您呢?各位说是吧?”


  这段话像一个重磅炸弹一样将众人刚刚积聚起来的责备与愤怒摧毁得一干二净,对佣兵的支持顿时土崩瓦解。弗雷迪依旧维持那个双臂大张的姿势,他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说服世人推翻旧神去信仰新神的布道者,他俾倪着那个佣兵,好奇他会有什么反应,但对方只是一直低着头,似乎清楚自己已经彻底输了。


  可是任何建筑被炸毁之后仍有断壁残垣,信任也是如此。


  “莱利先生,您这样说是在搬弄是非!”率先站起来的是玛尔塔,作为一个拥有与生具来正义感的空军,她的愤怒在弗雷迪说出这样一番具有讽刺性的话的时候达到了极点,“您这样实在太过分了!自己做错了不承认错误,您还要对萨贝达先生进行人身攻击!您这样不算是一个正派律师会做的吧?”


  这个突然杀出来的人还真是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即便是处于弱势的奈布也抬起头,脸上惊讶的神情一览无余。而认为自己已经胜利的弗雷迪此时脸色发白,他的嘴唇因愤怒而颤抖,微张着却什么话都讲不出来。


  “那......那个,我觉得贝坦菲斯小姐说得对……”事情还没结束,特雷西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她很紧张也很害怕,但依旧想为奈布辩护,“大家......请不要觉得萨贝达先生是坏人!他......他其实很温柔的......”特雷西声音声音很小,还发颤,但众人听出她话语中的坚定。“我想......萨贝达先生之前虽然是个佣兵......但我想……他本质是个很善良的人!或......或许他真的伤害了很多人,但我想他也不是真的想那样的!只是迫不得已......”特雷西的声音小了下去,她红着脸看了看众人,惊喜地发现部分人逐渐露出了赞同的神色。


  现在弗雷迪已经快气疯了,他本以为这场战斗能很快结束呢。他吸了口气,准备继续争辩,但被佣兵忽然举起的手逼得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


  “我,很谢谢各位对我的帮助,尤其是列兹尼克小姐、贝坦菲斯小姐和黛儿小姐,很谢谢你们。”奈布收回手,缓缓道:“我不想因为我的身份而让各位觉得不安,也不想分裂团队。因为团队合作是很重要的。如果真的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强求你接受我。”


  “但我们的目的是赢得这个游戏,所以互相借鉴经验是很重要的。”奈布看着弗雷迪慢慢地坐回椅子上,语速加快了,“我没有说亲身实践不好,只是我们没有那个时间。关于监管者,庄园主几乎没有讲到,我们唯一清楚的就是他们是来追捕我们的人。”


  但现在看来,它们并不大像人。奈布终究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顿了顿继续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些新手更需要四位前辈的帮助了。这样能避免很多麻烦。”


  “原来您想了那么多啊!”艾玛忍不住鼓起掌,这多多少少缓解了气氛,在发现周围的人都渐渐缓和神色之后她也松了口气,“既然萨贝达先生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就大致讲讲吧,虽然我们得到的也很少。”她喝了口水,舔了舔嘴唇,“每个监管者都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先从今天开始讲吧。今天是小丑对吧?”看到坐在对面的两个姑娘点了头,艾玛接上话头,“小丑能用火箭筒加速突刺,是很难遛的,你们输了也有这层原因。他的技能是兴奋,就是免疫控制。”


  “怪不得我的信号枪没用!”玛尔塔懊恼地说。


  艾玛摇了摇头,示意这不是她的错,之后她继续讲:“而昨天的游戏体验中,出现的杰克、厂长、鹿头和红蝶,技能分别为闪现、失常、传送和窥视者。”随即艾玛进一步解释每一种技能和每个“监管者”的特性。


  在得知概况后,艾米丽提出采取有关分工合作的设想。依靠前辈的威信,这个设想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经过商讨之后,大家大致定下了分工。这也让本来紧张的氛围变得融洽许多,至于弗雷迪,他也不大好讲什么了,最终也是同意了分工合作的计划。


  夜深了,众人也零零散散地回到了房间。睡眠对他人来说是甜美的,对奈布来说只是折磨,与其那么早遭罪,不如找点事情干干。


  不过等到他到了图书室,他有点后悔了。


  “你为什么又在这里啊?”奈布皱着眉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杰克,脸上的嫌弃一览无余。但都已经来了,也不好打退堂鼓,所以他还是进去了。


  “晚上好,萨贝达先生。”杰克好整以暇地抬头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奈布,随即又低下头看他的书,“这里是公共场所,我想我是能有资格在这里看书的。”


  刚与“求生者”商讨完对策的奈布不想再引起争执,今天只能按耐下烟瘾,看看书来打发时间了。他舔了舔下唇,路过杰克走到书架旁边。在他站在书架前挑书的时候,杰克时不时抬头看他,奈布察觉到了,但权当没察觉。直到他挑了本书,杰克发现那是本小说。


  “想不到您还是会看书的人,我以为您会选择去娱乐室呢。”杰克目送奈布走到窗台,正对着自己的椅子坐下了。看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杰克则收回目光回到书本,“我想我们日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相处,所以我想交流交流还是好的。”


  “但相处之间也需要沉默。”①奈布淡淡地回了一句,眼睛没有离开过面前的书。杰克闻言也只是耸耸肩,对待这样浑身长满刺的人他就需要一松一放,不能逼得太紧。所以他重新看起了书。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杰克看看角落的座钟,已经十二点了,对于像他这样的“监管者”,睡眠是没必要的。因此他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佣兵,发现对方正在揉眼睛,看起来是困了。


  不出意外,奈布提着书站起了身,缓缓地走回书架把它放回去,脚步有些迟钝地移动。在路过杰克的时候,杰克用一句话叫住了他,“我看到你方才的讲话,很精彩。”


  奈布回过头俯视他,而杰克坐在椅子上仰视奈布,“我一直都好奇一件事。”他合起书页,将书签夹好,将书搁在膝头,“您是如何做到的?这般熟练地在友善的阳光男孩和张狂的雇佣兵之间转换角色?”


  “你倒是看得很透啊。”奈布勾了勾嘴角,熟悉的、嚣张至极的笑容,“或许是因为你也是这样的人?表面绅士内心变态......之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应该也明白吧,怎样转换。”他俯下身,贴近杰克的脸,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询问一些你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是很不礼貌的,开膛手先生。”②


  听到这个称呼,杰克瞪大了眼睛。


  等到他回过神,那个雇佣兵已经走了。


  其实奈布也被他问得有点心神不宁,他知道那个“监管者”不会告诉“逃生者”自己在面对“监管者”的样子有多么猖狂。但他确实因为这样的问话产生了愧疚之情,他承认他在刚才的争辩中利用了那三个姑娘——玛尔塔和特雷西的支持,再加上艾米丽替他提出分工的意见,前辈和女性的支持相叠加之下,在众多新手及女性占多数的队伍里极具说服力。这就让众人接受了他的计划,这不仅能加快游戏进阶速度,还能方便佣兵自己寻找刺激感,又不会破坏他人心中自己的阳光男孩形象。


  真是的,被那个混蛋看穿了呢。


  不愿再想这些事情,奈布把它们通通抛于脑后,躺到在床上沉沉睡去。

--------------------------------------------------------------

①化用诺兰的《星际穿越》中的台词,在这里强烈推荐去看这部电影。

②化用游戏《爱丽丝疯狂回归》中红皇后与爱丽丝的对话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