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Believer

关于日记的时间,要道个歉......考虑得有些不大全面,所以有些小小的偏差,如果看不懂这个细节也没关系,我会在后记中揭晓的。

表示歉意,就是告诉各位本文有三位主角

这一章没有杰克就不打杰克tag了......看杰佣的各位请耐心一点,这一章主要是过渡剧情以及展现人物性格用的。

欢迎小蓝手和长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4】

  默契真的很重要。

——11月22日

  齿轮转动的声音伴随着整个地面的剧烈震动,那一批新来的‘求生者’仍旧难以忍受这诡异的感觉。但对于那些参加过几次游戏的人来说,这就像是战争开始前吹响的号角,是给他们做好最后预备的警报,能让他们迅速冷静下来。反倒是那些站在房间角落的、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侍者更令他们不安。

  特雷西为转移心中逐渐升腾的紧张,她紧紧揪着自己的衣服,打量着四周。她看了看身旁的佣兵,对方皱着眉,时不时瞟一眼坐在最远的弗雷迪。特雷西抿了抿唇,又看向房间内的事物。所有物品都在颤抖呻吟,除了那座摆在角落的钟。她猜它可能是坏了,因为那里的指针很久都没动过,从她上一次参加游戏起,就一直指着六点。

  或许有机会可以把它修一下。特雷西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就开始思考着如何用最少的资源来维修它。

  不知不觉中便到达了终点,随着“咔”的一声,什么东西接驳起来,房间顿时停止了颤动。在场的四人都为这漫长的颠簸的结束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们怎么缓过神,通往游戏场地的门口便缓缓开启。游戏即将开始。

  一直站在旁边的侍者如今像活了过来一样,分别走到四个‘逃生者’身旁,用黑布为他们蒙上眼睛。特雷西清楚他们将会被带到不同方位,那时便到了靠自己的时候了。

  过了几分钟一切准备就绪,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告知全场:游戏正式开始!

  有了第一场游戏的经验,特雷西首先查看了场地地形。他们现在正位于军工厂,有部分密码机比较集中,她向稍远的那个跑去,因为那里靠近废墟,万一她被发现的话,也不至于像上次那样被动。

  不能再依靠别人!不能再给同伴添麻烦了!

  这样想着为自己打气,特雷西一到达目的地便开始解码,同时看了看四周,眼睛立刻捕捉到一个军绿色的身影在那片废墟里一闪而过。她瞪大了眼睛,她清楚是那个雇佣兵。

  不出意料,奈布绕出那一片废墟径直跑向这台密码机。当他发现特雷西在这里的时候,他愣怔了一下,但很快对特雷西笑了笑,“嗨。”说着他跟着特雷西一起解码,但没多久特雷西就发现他眉头紧锁,嘴唇也有些发白。尽管知道面前这个人曾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她有些害怕,但第一场游戏的救命之恩让她忍不住对这个男人抱有好感。

  “怎么了......萨贝达先生,你看起来不太好。”特雷西小声地问道。

  奈布摇了摇头,“没事,老毛病了。”随着密码机吱吱嘎嘎的声音越来越响,他的脸色更加苍白,终于恐惧在不久之后爆发出来,他校准失误了。电流一时麻痹他的手指,奈布连忙躲开,他低喘出声,“抱歉特雷西......我们走吧,监管者估计很快就来了。”

  特雷西闻言点了点头,跟着奈布跑向下一台密码机。她无意间看到奈布颤抖的手,已经伤痕累累了,一时愕然。那么多伤口到底是被电到多少次啊?特雷西想起那种疼痛,感觉到舌根发苦,他竟然连叫都没叫出来,真的太厉害了。这种敬佩之情在看到男人苍白的侧脸时顿时化为苦涩,忽然她想起了刚才的情形,意识到什么,她回过头看了看那台依旧在发出噪音的机器,又看看奈布,一个想法在她脑海里形成。

  “那个,萨贝达先生......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在他们到达下一台机的时候,特雷西问出口,“您是不是......在害怕那台机器?”她顿了顿,缩起肩膀,斟酌着词句,“声音之类的......”

  看到男人脸上的惊愕和困窘时,特雷西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就算是一名普通男性,也不愿被异性发现自己的脆弱,更何况是一个当过兵的男人。特雷西连忙低下头准备道歉,但奈布抬手制止了她,“没事......迟早都会有人知道的。”那些机器嘈杂的声音让他的大脑不受控制的疼痛,这种机械摩擦的声音总让他回忆起战场上的刀光剑影。

  闻言,特雷西张开口,还想说些什么。但心脏的剧烈跳动让她的声音卡在喉间,这时奈布立马看到了向他们冲刺过来的“监管者”。他大喊一声“快跑”,同时自己冲向那个“监管者”将其引向别处。

  特雷西也没停留,她向着相反方向跑去。回到原来他俩曾解过的密码机旁边继续工作,她必须在这个游戏里面发挥自己的长处才能保证存活。

  此时在军工厂的另一头,弗雷迪解完一台机。他抬头数了数亮起的灯,三台,还需要解开两台他们才能打开电闸。他迅速地翻出地图一边查看密码机所在,一边观察四周检查“监管者”是否在附近。

  地面散落一地的火箭零件暗示着“监管者”的身份——小丑,这样能加速的“监管者”对像弗雷迪这种体力较弱的上等人,非常不利。而狡诈如他也清楚这一点,早学会扬长避短的律师,一直以来都是选择不与“监管者”直接敌对,说得难听点,就是从头躲到尾,一旦被追,则祸水东引,以保全自己。

  所以在看到那个佣兵被送上椅子的时候,他无动于衷,继续破译。

  他听到那个佣兵有些懊恼的求助声,弗雷迪猜到他多半是在翻窗或是翻木板的时候被小丑冲撞到了。造成这种情况很多都是因为经验不足,弗雷迪也中过招。这样想着,脑海中忽然闪过今天早上医生的叮嘱。甩掉因未完成叮嘱而产生的愧疚,他继续破译密码,但也通过音频关注自己的同伴。

  没过多久他便听到那个空军清澈的嗓音,“我来帮你!”

  “沙沙……玛尔塔......监管者在我附近!”

  “坚持住!我……沙......有枪。”

  “等......等!特雷西的傀儡!别来……小丑冲过来了!”

  “完了!我被打到了!”

  随即耳机传来一声枪响,之后便是小丑古怪的嚎叫声,混杂着空军的惊叫声与雇佣兵呼喊空军的声音。片刻弗雷迪想起了小丑的技能是兴奋,心立刻沉到谷底。很快他听到小丑奔跑的声音,不出意料,下一秒空军倒地了。幸好这时弗雷迪解完了他面前这一台密码机,而另一边的特雷西也破译了最后一条密码,电源接通,大门电闸可开启,游戏的决定性时刻到了。

  很多新手会认为电闸可开启的时候是他们胜利的前兆。其实不然,这个时候反而是整个游戏中最危险的时候。一旦开了最后一台密码机,“监管者”会变得狂怒,这时的攻击力是游戏前期的两倍,如果被击中就会直接倒地。这时如果有同伴上椅,只能牺牲掉他!贸然去救人很可能连自己也陪上了。富有经验的弗雷迪清楚这一点,但剩余的三人都是新兵蛋子,很有可能就这样横冲直撞去救人了!

  忽然弗雷迪后悔没遵从医生的叮嘱,这一局游戏很可能是要输了。

  他的预感没错,耳机在他这个想法诞生之后立刻传来一阵难过的呜咽。

  “我......沙......我的傀儡......”

  “特雷西!快离开那个地方!小丑往那边去了!”

  之后又是一声钟响,特雷西倒地。

  “那个......沙沙......佣兵!你千万别救人了!这个时候的小丑会一刀解决你的!”

  弗雷迪按耐不住,他还是出声提醒那个佣兵,但没听到对方的回复,但隐隐传出木板被翻倒的声音,夹杂着佣兵的喘息声和小丑怪异的大笑声。这时大门也被弗雷迪打开了,他站在门口,在耳机里给那个佣兵指示方向。几十秒以后弗雷迪看到那个佣兵的身影,后面跟小丑拉开了一段距离。

  有希望!

  那个佣兵已经跑到门前了,但小丑立刻使用火箭冲刺,半受伤状态的佣兵在如此空旷的地方完全没法躲开。伴随着一阵怪笑声,火箭筒直接击中奈布的腰部,钟声响起,奈布倒地。

  “快走!”这是弗雷迪在跑出大门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