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Believer

由于官方给的资料太少了,关于游戏规则我走的私设,但框架还是基本遵循原著的,我只是根据现实可能的考虑来填充缺少的东西。

话说有小可爱发现日记的时间问题了。那其实也是个细节,可以透露的就是有三个人的日记,是暗示着文章内容结局的。可以猜测一下是哪三个人的。

欢迎小蓝手长评

=================================

【3】


  他是个说话刻薄尖锐,但在行动上却出奇的细心。那是在我认识到他的狡猾之后发现的第二个特性。

——4月21日


  杰克一直很在意那阵烟味。


  明显不是什么名贵的烟草,更像是某种肮脏街头衣着单薄的孩子兜售的劣质烟草,燃烧之后所散发出的气味显得十分刺鼻。与之比起来,那些生长于古巴红土上的、在皮肤黝黑的少女的大腿上卷成的烟草,简直是像引诱处女落入情网的恶魔一样迷人又危险。


  舔了舔嘴唇,回忆让杰克有点犯烟瘾,但在这个图书室肆意抽烟是很不合礼仪的。然而就算他自己坚持礼节,那个传出糟糕烟味的罪魁祸首不见得有多少道德礼仪。


  这让杰克很是烦躁,他合上手上的书,还不忘夹上书签,将其放在一旁的茶几上随即站起身。自从变成“监管者”,他的五感加强了许多,或许是因为身体不再需要血液和营养的支撑,杰克向来是竭尽天赋的人,如今他那敏锐得如同猛兽的嗅觉派上极大的用处。他看向不远处的窗户,厚厚的红色帷幔遮盖着巨大的飘窗,一时间让杰克产生了一种在为某部戏剧揭开序幕的错觉。他走近那里,烟味愈发浓郁,杰克几乎可以闻到卷纸被火焰烧灼的气味,他悄无声息地靠近,随即忽然拉开那厚重的帷幔。看见坐在窗台上的男人时,杰克愣住了。


  对方看起来比自己更加茫然,眼睛瞪圆像是受惊的动物,但杰克清楚他不是那些乖巧的白绵羊,他只会是那只跃出栅栏的黑绵羊。那人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仅剩小半条的卷烟,摆明着他就是源头。但震惊让两人一时都说不出话来,杀手忘记了如何优雅批驳,佣兵忘记了如何讥讽嘲笑。


  “是您啊。”最后还是杰克先开的口,毕竟他没受到突如其来的惊吓。他伸出手想把奈布手中的烟拿走,却被对方一把挡下,看到对方又变回平静的眸子,杰克眯了眯眼睛,“在图书室吸烟,是很不礼貌的,先生。”


  “那只能怪你们的庄园没有设置吸烟室好吧。”毫不客气地反驳,奈布再次拍开想拿走他卷烟的手,甚至大胆地又叼在嘴里吸了一口,随后缓缓地吐出白色的烟雾,熏得杰克连连咳嗽,“你自己不反思,还好意思跟我讲别在这里吸烟?你身上玫瑰花香那么浓让人作呕,不一样是祸害吗?”


  听到可称得上粗鄙的嘲讽和贬低,杰克皱起眉头,他又一次尝试去拿对方的烟,可又被那人避开了。杰克叹了口气,没有再做尝试,“您可以去娱乐室。我想你们求生者应该不止您吸食烟草。”


  没有答话,奈布将卷烟上的灰烬抖落进烟灰缸,这时杰克才发现这人竟然连承接烟灰的器皿都准备好了。“既然您连这个都准备好了,”杰克说着指了指佣兵身旁的烟灰缸,“那到哪里享受您的烟草都是一样的吧?”


  “既然说到哪里都是一样的,那我喜欢这里,也只愿意呆在这里,那在这里享受也是没问题的吧,先生。”奈布翻了个白眼,刻意地去模仿杰克文绉绉的说话方式。他吸完最后一口,将那短短的烟茬丢进烟灰缸,紧接着含着那口烟,面对着杰克将其缓缓吐出。看到杰克紧锁着眉快速后退,奈布哈哈大笑起来,他跳下窗台,拿起烟灰缸,擦过杰克的肩向大门走去。


  “话说……”奈布突然顿住脚步,扶着门框越过肩膀斜看着杰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到对方的问话杰克有些愕然,“图书室不是公共场所吗?”回问出口却发现雇佣兵脸上疑惑的神情,脑里忽然意识到对方可能还没收到那封信,于是他摇了摇头,“如果是庄园的公共场所,是监管者和逃生者公用的......总之,这是规定。您待会就会明白的。”


  奈布眨了眨眼,没有答话就离开了。随着门合上的声音响起,杰克也重新坐下继续看书,仿佛方才的对峙没有发生过。


  至于奈布,在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那封放在他床边台灯的信时,才明白杰克那句“待会就会明白”的回答。他揉了揉头发,走上前拿起那封信,翻到背面看到用花体写着“O.W.”,立刻回忆起来他在来这里之前收到的那封信,也留在这么一个缩写。他拆开那封信,抽出了里面的纸张,阅读起来。


  “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

  恭喜各位通过了第一场游戏!这一场游戏的主要功用是想让各位体验一下游戏,也是让各位为在日后更好投入游戏而做的准备工作。现在,到了各位了解游戏规则的时候了。

  游戏一共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分为五层,现在全员起始点皆为第一阶段第一层。每场游戏派出一名‘监管者’和四名‘逃生者’,参与的逃生者将由庄园主人决定,在游戏之前我们会发出通知。参与游戏的‘逃生者’每人会派发一个小型对讲机,可塞入耳中与队友保持联系。

  ‘逃生者’需要破译五条密码接通场地电源,打开大门离开。途中,‘监管者’会前来捕捉各位,被捕者将被放上‘狂欢之椅’,直接被遣返回庄园。除却大门,各位可以通过地窖逃脱,但地窖只允许一名‘逃生者’通过,且仅剩一人时才会打开地窖。

  如若有三名及以上的‘逃生者’逃出,则判定‘逃生者’胜利,即‘逃生者’全员进入下一层;如若两名逃出,则为平局,即‘逃生者’全员留在本层;如若两人以下逃出,则判定‘监管者’胜利,即‘逃生者’将退一层。这是除却决赛的所有场次的游戏规定。

  在游戏期间,各位可以尽情享受庄园中提供的服务。需要提及的是,诸如图书室、娱乐室这一类公共场所是‘逃生者’和‘监管者’公用的。

以上。

Mr.D”


  如今奈布才大致了解这个游戏的全貌。不就是猫捉老鼠吗?奈布一只手垂下松松地提着信纸,另一只手抵在唇边,望着那昏暗的灯光失神。他在脑海里盘算着最佳的行动方案,可惜他现在不太了解自己的队友,不然可以做出更完整、落实到个人的计划。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计划再有效,他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愿意跟随他的安排。假若人人都认为他,身为雇佣兵、身为廓尔喀人的他是残暴、是愚钝,那让他们听取他的意见仅是一种空想。如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明天去医生那边检查的时候,跟她商量一下吧,她至少会听他讲。


  叹了口气他倒在床上,双手大开,盯着天花板上纷繁复杂的花纹。那盘曲如蛇的庄园徽标预示着水池边的九位缪斯女神,亦代表那美丽又神秘的诗与歌,代表那遥远的理想与浪漫。奈布想起他在图书室时看到放在茶几上的诗歌,一时回忆起那段时光:他曾坐在面向花园的阳光灿烂的窗前阅读,只是他手中永远都不会是诗歌,而那个坐在他身边的老人背着光,无奈地对尚且年幼的他微笑。


  睡意就是在这种不经意间,在这种迷醉的回忆氛围下悄然到来,如同黑暗一样漫过奈布的眼睛、耳朵,将他的意识吞噬,最终将他拖入深渊。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