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Believer

前言

啊,我这条咸鱼又回来了。由于只有一个人点梗,所以我就开了游戏背景的坑。之前说过觉得上一篇“绅士和痞子”写得不大好,性格有些残缺,我希望这一篇可以让各位能更清晰地看到我心目中杰克和佣兵的样子。

预警:1、本文是游戏背景,我流杰佣,但本文的中心还是佣兵。

         2、本文有血腥暴力,NC17的成分。

         3、杰克和佣兵两个人性格都比较贱,杰克不是霸道总裁是变态,佣兵不是小娇妻是半个小婊|子,不喜勿入。

         4、作者喜欢在细节搞事情,所以请注意细节,这样有助于理解。

         5、欢迎长评。

PS:感谢杰克人设的提供者: @长亭 

=====================================

【1】


  如果您要欺骗世人,您就要让别人看您纯洁得像一朵花,花瓣下面却潜藏着一条毒蛇。①

——4月20日


  起雾了。


  特雷西没有停下手中的破译工程,她时不时抬头观望那些逐渐凝聚起的雾气,警惕着从某处而来的袭击。


  这些越发浓厚的白雾,夹杂着一股若隐若现的玫瑰花香弥漫开来,与她所处的这座废弃的军工厂如此格格不入,顿生一种诡异感。


  特雷西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她清楚这场所谓的“游戏”远不是表面所见那样简单。自从收到那封邀请函以来她就明白这一点。但信中提到的奖赏如此丰厚,这对急需资金的机械师有极大的诱惑。所以,尽管她对这个神秘的游戏感到害怕,她还是接受了这个危险又诱人的邀请。


  这个游戏要求他们想尽一切办法逃离现在所处的空间。周围都被高墙围拢与外界隔绝,除了到达此处的入口和仅允许一人通过的地窖,只有两个出口可以通往外界,而打开这两个大门需要破译密码接通大门的电源,这样他们这些“求生者”才可以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对于精通机械的特雷西来说,破译并非难事。她看着密码机上的进度条,不受密码机发出的杂音的影响,她在脑海里进行快速运算。


  就快完成了!


  倏忽,她的心脏传出轰鸣,一瞬间的惊吓让她校准失误,顿时火花四溅,手上的刺痛和麻痹让她惊叫出声。


  片刻之后,一阵歌声紧随而来,如同一只无形的触手,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她逼近。特雷西一时呼吸停滞,没有停留,她抛下即将被破译的密码,跑向能够躲藏的废墟。


  如果没猜错,那个就是信函里提到的“监管者”了。他们这一批“求生者”不仅要通过解码逃出这个由高墙围拢的区域,还要躲避“监管者”的追捕。作为游戏的新人,特雷西没有任何经验,唯有遵从自己的本能去寻找安全的地方,尽可能保全自己。


  然而这个“监管者”的移动速度快得超乎想象,特雷西的胸口开始发出紫光,心脏显现出轮廓,几乎要跳出胸腔。那低沉的歌声越来越清晰,她不断地回头张望,虽然雾很大,但那个瘦长的鬼影依旧落入特雷西的视野之中,恐惧让她牙齿打颤,尖叫却梗在喉间。


  尽管脚步踉跄,移动的速度偏慢,特雷西始终是接近了多板的区域。她望着那地形复杂的废墟,略感安慰。“监管者”的优势很大,移动速度快还可以攻击“求生者”,但“求生者”可以利用复杂地形来摆脱追捕。


  还差一点点!快要到了!


  这样想着的特雷西更加努力地往前跑去,但在下一秒她胸口的心跳声突然消失了。


  唉?


  随即就是突如其来地后侧方挥击,特雷西躲闪不及,被五把指刀直接砍中背部,顿时皮开肉绽,血液如同礼花一样炸开,跟随着指刀的移动在空中划出弧度。特雷西悲鸣出声,被冲击力推倒在地,她听到身后的鬼影低低地笑出声,禁不住冷汗渗出。不敢多加停留,特雷西凭借求生本能快速地爬起来,尽了全力逃跑。


  但那指刀的影子很快再次笼罩在她身上,连带着那诡异的歌声。


  逃不掉了!特雷西闭上了眼睛。


  一股冲击忽然撞上她的躯体,下一秒她被拥入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随即天旋地转,她与拥着自己的人双双避开了鬼影的砍击。等到她睁开眼,那双漂亮的翠绿色眼睛让她一时失神。


  “没事吧?”那人看了看她,但很快别开视线。他一边站起来,一边紧盯着面前的“监管者”,出奇意料的是,那个鬼影没有立刻动起来,而是慢慢地摆动手指,似乎在思考。趁着对方还未动作,那人伸出手将特雷西拉了起来,“没事就快跑,我去引开它。”


  几乎同时,那个“监管者”迅速靠近并再次举起指刀,而那人也猛地推开特雷西,压低身子冲了上去。特雷西被推得措手不及接近摔倒,但幸好她找回了身体的平衡,紧接着便向废墟跑去。她不时回头张望,却看见那个人在与“监管者”周旋。


  好厉害……特雷西又再次回头看了一眼,之后便专心往前跑。她现在不能再被抓住了,不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人为救下自己所做的努力。


  如果说,那个人在特雷西心中留下的是英勇无畏的形象的话,那在“监管者”心中就是极具欺诈性的混蛋。


  那个女孩子已经跑远了,而他也懒得去追,毕竟面前就有一个极好的猎物,为何要去寻找可能更加棘手的猎物呢?当时的杰克在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这样想的。


  可这个戴着兜帽身着军绿色外衣,看起来瘦弱的男人,在下面的时间里一直在刷新杰克的认知。


  移动速度极快,估计是依靠手腕上的护腕,男人可以撑着墙壁弹射出去,如同飞出枪管的子弹。动作又灵活,每次都是在杰克快要打中的时候忽然扭身避开,一旦遇到木板差不多每次都能完美砸晕杰克。最令人气愤的是,那人竟然隔着木板挑衅他。


  “你真他妈弱爆了。监管者都是这水平吗?”


  啊……说话真没礼貌。杰克揉了揉被砸疼的脑袋,之后甩了甩指刀,俯视着这个比自己矮小很多的男人。这样的不尊敬让杰克有些愤懑,让他决定暂时抛开庄园关于“初场游戏对求生者们好一点”的规定。他在对方仍在挑衅的时候,忽然闪现到那人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指刀。


  他看见男人一瞬间闪过的惊讶神情,但下一秒便换杰克来惊讶他极度敏锐的反应神经。男人不假思索地往前扑向木板借以躲避斩击,但尽管如此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指刀擦伤背部。杰克听到他吃痛地闷哼,只见男人借助前扑的冲劲滚过木板,在草地上侧滚一圈之后迅速起身向远处跑去,动作流畅得仿佛没有受伤。


  杰克没有犹豫,加快步伐追上他,男人的喘息声尖尖的,略带些哭腔。如此脆弱的声音这让杰克很意外,顿时让他萌生了这个人不过是只纸老虎的想法。他一点点隐去身形,雾气以自身为中心渐渐散开,形成了一定范围的雾柱,借此确定那人的方位,也为迷惑那人的视线。


  那阵喘息声随着雾气的升腾而染上恐慌,哭腔越来越重,这让杰克坚定了自己的看法。他透过雾气看到那个人,正捂着伤口绕着那些障碍物奔逃,似乎在寻找躲避的地方。在他们两个追逐的时候,预示着大门电闸可以开启的警笛声响了起来,杰克估计在抓到这个人之后其他人也多半出去了,因此更投入精力去抓这个人。


  动了点真格,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这样的男人估计很快会在这个游戏里牺牲掉呢。杰克这样想着,慢慢张开手上的指刀,快速逼近那个人,心中预想着那人哭着倒地的模样。


  人基本上都有这个软肋:错误估计,或许是高估,或许是低估。但无论是哪种都是源于自身的高傲,错误地认为自己能战胜对方或是败于对方,是出于对方的实力过强或是太弱的原因,却很少在自己身上寻找问题。


  现在杰克就是,在被板子砸晕的那个瞬间他才意识到面前这个人有多么狡猾。


  “真是的,显示出一点点弱势就掉以轻心,像你这种人做监管者估计会被很快辞退吧。”杰克在眩晕中看见面前的男人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顺便还竖了个中指,“别以为你隐身了我就不知道你在哪里,你身上那阵玫瑰花香都快熏死人了。抓个人都那么骚,一点水平都没有。”


  这时杰克才发现不远处慢慢开启的地窖,才明白面前这个人早有预谋。


  “大门开了呢,那我就不陪你玩了。”男人对杰克做了个鬼脸,在杰克踩掉木板的时候,跳进了地窖。


  真是,被耍了。一败涂地的杰克站在重新关闭的地窖默默无言。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