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绅士与痞子(5)

由于是第一次写肉啊......所以可能有点没什么激情......请多见谅啊。

这一章安置了挺多细节,有关于这篇文的世界观和主题的,我想应该挺明显大家都看得出来。

下一章就完结了,本文有三个结局。对于结局的选择我将以歌曲的名字为其命名至于到底是看到HE还是BE还是TE就看各位的运气了。而且最后会有一篇小小的番外以及后记,进一步解释本文的主题。

最后,欢迎长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点我看那档事


  等到杰克苏醒的时候,却发现怀中的人消失了。


  他从来都不安分,杰克不是第一天意识到这个问题。但经历了昨夜的疯狂,在杰克心中奈布早已为自己所有,然而奈布此时的消失似乎在告诉杰克那人依旧是在森林中自由奔腾的野狼而并非愿被他圈在怀中爱抚的幼犬。这令杰克感到无比的烦躁。


  迅速地起身,杰克捡起昨夜随意丢在床边的衣物,站在窗边打理自己。他无意地向窗外瞥了一眼,在发现那人的身影的瞬间顿住动作。并未多加思考,他将手杖随意地别在身后便冲出房间,快步下楼踏出大门,走进自家的后花园,在以丛丛玫瑰作为屏障的迷宫中进行无声的追踪。


  后花园中弥漫着湿气,尽管太阳已经逐渐升高,但依旧有些寒意。昨夜的雨水现在已化为朝露,沾湿朵朵开放的红英。杰克能听到奈布的手滑过树丛时发出的沙沙声,能望见掉落在地上的鲜红花瓣,如同身经百战的猎手,杰克无声地顺着一地的踪迹追寻着奈布。好几次他都已经看到奈布身着白衣的身影,可总在即将抓住他的时候被对方轻轻躲过,只留下一地凌乱的玫瑰花瓣,让杰克诞生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猎手的疑惑。


  最终,宛如蜿蜒血迹的玫瑰花瓣无声地终止在迷宫的中心。这里被层层玫瑰墙包围,身处迷宫的中心就像一颗心脏,在玫瑰盛开的季节不断地跳动,让杰克醉心不已。如今他站在这里,在玫瑰怒放的时间,自己的心跳与这颗虚假的心的搏动重叠,而这一切只因为那个人。


  他感受到身后的手杖的细微几近不可闻的抖动,拥有极强警惕心的杰克也在片刻之间转过身将那人拥入怀中,奈布只来得及扯下手杖上的一朵金玫瑰便被整个人抱了起来。两人身高与臂力的差距让杰克轻而易举地将奈布举起,奈布惊呼一声,他的双脚完全碰不到地面,只能双手握紧那朵玫瑰,双臂紧搂杰克的脖子以免自己掉下来。杰克一手托着他的臀部一手扶住他的腰,把头埋进奈布的颈侧,嗅到怀中人身上沾染的玫瑰花香。


  “杰克!”奈布为这样的姿势而红了面庞,语气不自觉地染上恼怒和羞耻,“放我下来!”


  “我都还没生气呢,你怎么先发火了?”杰克发出一声轻笑,他捏了捏奈布的臀部。不出意料招来一阵拳头的洗礼,力度不小让杰克不得不把他放下来,但唇边犹存的笑意表明他的心情很好,“你今天一大早不见了我都还没给你算账呢。难道我昨晚招待不周,让你今天还有力气胡......”


  对这句还未说完的荤话的回应是往杰克脸上招呼的拳头,但被高挑的绅士轻易地接下。杰克看着满脸通红又气鼓鼓的奈布忍不住大笑出声,他再次将对方拥进怀里,同时抓住他的手在唇边吻了吻,“好啦,开玩笑而已。”在看到奈布手上的金色玫瑰时,他挑了挑眉,“但你现在还把我的手杖给弄坏了。这可是很贵重的东西。”他低下头贴近奈布,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可能赔不起呢......这样也不给我道歉?”


  “你怎么知道我赔不起?别小瞧我。”奈布抬头直视杰克的眼睛,露出不服的神情,可声音却有些颤抖。他用力抽出被杰克握住的手,随即努力地踮起脚,将金玫瑰别在了杰克的胸前。“我会想尽办法赔偿你的,分毫不差。”


  胸口沉甸甸的感觉让杰克莫名心安,他看着面前这个人。他翠色清澈的双眸,他纵横交错的疤痕,他犀利刻薄的言语,他倔强不屈的性情……一切的一切都让杰克如此着迷,以至于已被他压抑多年的邪念再次涌出心头。


  那用你的一生来偿还也不为过吧,奈布·萨贝达。


  但他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无言地摘下身旁的一朵玫瑰,别在奈布的耳边,低垂眼帘来掩盖自己因欲念的爆发而加深的眸色。然而对方永远富有生命力的情态让那朵火红的玫瑰都黯然失色,杰克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那我就等着了,奈布。”


  打断二人进一步谈话的是屋内突兀响起的钟声,巨大的轰鸣回荡在庄园之中,这是屋内所有钟表齐齐怒吼的结果。这时杰克才意识到已经正午了,而怀中的人也像是被惊醒似的,带着他独有的狡黠从杰克怀里抽身出来,脸上又重新浮现那如同顽童的神色,“我想我们该回去了,我已经快饿死了,一大早起来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过。”


  说着他拉起杰克的手便往回走,杰克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拉着自己回到屋内。而仆人们也机灵地将食物早早地准备好了,但真正进餐的时候杰克并没有没吃多少,反倒是奈布大口大口地将精致的菜肴塞进嘴里,吃得不亦乐乎。可他依旧在进食的空档表明了他吃完午饭就得走的意愿。


  “那么快走吗?”杰克皱了皱眉,他可没打算让奈布那么快离开。


 “我还有工作呢,不像你有大把大把的遗产可以挥霍。”奈布大咬一口面包,随意地嚼了两下便咽进肚里,他看出了杰克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可他只是耸耸肩,“更何况我要走就走啊,就算你是主人我是客,但是走是留还是我的个人意愿吧?留不住的就该放手,没听过这句至理名言?”


  语毕,他便站起身,不理会杰克深沉的目光直接走出房间。很快奈布便感受到杰克正跟在他的身后,两人都没有开口,直到到达大门口的时候,杰克才伸手拉住奈布的右手。


  “多留一会儿吧?”杰克低头看着面前的人,绅士的表面与内心的邪念在不断斗争着,他既想了解真正了解奈布的一分一毫,又想不顾他的意愿将他完全侵占;他好奇这段情感的结局,又想将他亲手终结,由此他终是无法再吐露一句话,但他知道他眼神足够炽热让奈布能够接受得到他内心的挣扎。


  奈布看了他一眼,伸出左手将杰克的手轻轻拨下,他抿了抿唇,随即对杰克摇了摇头,“我该走了。”但随后他又抬起手摘下耳边的玫瑰,走近杰克,双手环抱住他的腰,将头埋进他的胸口。等到杰克意识到发生什么时,对方早就将那朵鲜红的玫瑰完美地别进他的手杖里。


  “我说好我可以修好它的。”奈布对他勾了勾嘴角,抬起头来看他,之后踮起脚,在杰克的嘴角吻了吻,之后便脱离他的怀抱。“再见了,杰克。”


  大门被仆人推开,杰克发现外面早就有一辆马车等着了,马夫腰间别着一根小木棒,手握缰绳无言地等待。奈布缓缓地向门走去,迎着外面的阳光,他的身影让杰克产生莫名的心惊——因为那就像是为了某种信仰走向死亡一般。


  “奈布。”杰克忍不住喊了一声,他看见奈布应声再次回头。


  “来我这里,站在我身边吧。”他向笼罩在阳光的人伸出了手。


  奈布看着向他伸来的手,沉默了一会儿,


  “不,杰克。我只站在我注定归属的地方。”


  他没有再回头,走进灿烂得仿佛要灼伤他的光芒之中。

                                                                                      TBC


评论(1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