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绅士与痞子(4)

本来打算这章写肉的,发现太长了,所以就截了一下,现在大概是六章完结吧。我希望各位可以给些评价什么的,关于人物塑造方面和剧情都可以给建议。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4】

  自从那一晚开始,邀请奈布和他出门成为了杰克的日常事务。尽管最近因自由党的暴动而公务繁忙,但杰克仍能找到时间前往东伦敦。反倒是奈布不经常在家,一个星期里有三四天都是外出的。而杰克由于前去的次数太多,他都摸清了这栋房子里的其他门客,除去奈布、身为房东的爱玛·伍兹,还有不久前被杰克逮住的皮尔森,剩余的只有三个房客——都是些平淡无奇的人物,唯一需要关注的只有那个英国皇家空军地勤。


  玛尔塔·贝坦菲尔,这个女人引起杰克的注意并不是因为她隶属于空军——即便是军队也得听令于议会——而是她跟奈布的关系。


  杰克发现玛尔塔有奈布家的钥匙,似乎在奈布不在家的时候会进去帮他打扫一下,有时还会帮他把邮件拿回去。之前有次正好奈布在家,他与玛尔塔在房前的小花园前打理那些玫瑰——事后奈布说是房东小姐遇到一些事情外出了因此摆脱他们照看一下。他们两个在花园很亲密,实际上奈布的动作里带着礼貌和相较温和的疏远,可玛尔塔那种发自内心的热诚让杰克很不是滋味。所以后来奈布将玛尔塔介绍给他的时候,杰克虽然表面礼貌,但动作上已经明显地传达出不悦和敌意。


  杰克说不准这是不是嫉妒在作祟,毕竟他也是对奈布很热情的,但也不见得他愿意与自己拥抱——他和玛尔塔只要一见面都会拥抱!而他也必须要承认玛尔塔很有资本去追求奈布,那姣好的脸蛋和线条优美的躯体足以让无数男人拜倒在她脚下,但她偏偏看上了自己想要的那一个。


  令人火大。这让杰克觉得把奈布真的弄到手变得更为艰难。


  因此他必须更进一步了。


  两个星期过去后,便是圣诞节。在那之前杰克邀请奈布前往自己的家,共度平安夜。


  尽管嘴上说着“平安夜是和家人一起过的,邀请我做什么?”,奈布依然是上了马车。那天傍晚还算天气晴朗,阳光暖暖地洒下来落在覆了一层薄冰的路面。马车带着他们离开城市,进入乡村地带。那些高大的工厂顿时减少,钢铁丛林被光秃秃的树林替代,不时有两三只浑身是霜的小鸟在枝头打颤。奈布一路上好奇地往外张望,明显他很少看到乡下的景色。杰克坐在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看着他露出仿佛孩子一样兴奋的神色,忍不住笑了笑。当他的目光下滑,看到奈布脖子上的黑色皮圈和右手上一直绑着的绷带时,脑海里不知为何出现了班恩的话。


  “玩玩可以,”班恩当时把一份封面只写着“NS”的文件给他时,神情平静地对他说,“但别沉沦了,杰克。”


  他怎么可能会沉沦呢?杰克摇摇头,等到他回到现实时他们已经到达自己的庄园门口了。奈布还没等他,自己跳下了马车,眼神从头到尾没有离开杰克那外形庄严优美的房子。


  “看你那么兴奋,我能不能理解为你已经计划好怎么把我家的东西全部偷走了?”杰克直白地问他,奈布回过头望了他一眼,回敬一句,“那你们这些富人如此奢华,也确实应该给我们这些穷人一点小小的优惠吧?”


  杰克耸耸肩,表示不可置否,他领着奈布进了庄园。望见奈布惊讶地环视着庄园内部大气优雅的装潢,杰克有点骄傲。有杰克作为主人,这座房子并不缺乏艺术气息,长长的走廊里除了挂着自己家族的画像之外,其余的全是名画家的作品;在宽敞的舞厅以及饭厅也不缺画作,还有一些精美的雕塑,这让奈布应接不暇,对于受歧视的民族,这辈子能看到这些作品都算是很不错的了。


  他们绕了好几个弯才到达待客厅。杰克让奈布先在那里坐一会儿,自己便去安排今晚的晚餐。此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杰克要尽量快些准备好,准备好这场只为奈布一个人开的盛宴。


  当然,杰克没有按耐自己的求知欲。他把一份礼物放在待客厅,上面还特地放着一张写着“IT’S FOR YOU.”的卡片。他知道那只小东西一定会注意到那个盒子,也知道他一定会打开它,而杰克好奇下一步他会怎么做。


  抱着这种心情,杰克的命令充满了威慑力,他仿佛火山喷涌的好奇心促使他准确地下达指令,而他的仆人们也因主人无故的严肃而手脚麻利地干起活来。因此杰克很快回到了待客厅。


  但那只小东西不见了,而放在桌上的长礼盒依旧放在那里,只是用来捆绑礼盒的缎带不见了。


  这与自己所希望的不太一样,杰克以为他会把盒子随意扔到一边。没想到奈布似乎只是看完之后把它撂在那里。失落的情绪让杰克没有打开礼盒的欲望,也不想费心检查,他相信自己对奈布的了解。不过他没什么时间伤心的了,当务之急是把奈布先找回来。


  奈布肯定会在这里随便乱逛,杰克因此也在自己的房子里搜寻起来。近乎在每一个房间杰克都找到了奈布的痕迹:图书室掉在地上摊开的图书、饭厅餐桌上凌乱的餐具、画室里的白纸上画着的可笑鬼脸......本属于杰克的房子,每一处都留下那人的痕迹,就像是宣告领地主权的狼,要与杰克分享这方天地。


  最终的目的地指向了舞厅,杰克看到那浅蓝色的缎带落在舞厅的门口,他将它拾起,然后推开了门。


  随即展现开来的景色,杰克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人穿着一件漂亮的白色礼服,只是在肩膀处的披风样式的纱质长摆垂落下来,朦胧仿若薄雾,隐隐约约地勾勒出他流畅的腰线。他背对着门口,站在那巨大的窗户前面,外面逐渐升起的月亮在寒冬的夜空中洒下银辉,落在他的棕发上仿佛新娘的头纱。听到开门的声音,奈布回过头去,那双翠眸直落入进杰克的心底,带出奇特的心弦之音。


  杰克看见奈布对他伸出了左手,于是他走上前握住,对方掌心的温度温暖了自己冰冷的皮肤,杰克克制不住地将人一把拉入自己的怀里。奈布先是僵硬了一下,随后也放松身体,用右手环住杰克的腰。


  “你现在很美。”杰克凑近他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惹得奈布的耳廓变得通红。当杰克刚刚说完,奈布便猛地推开杰克,清秀的脸染上薄红,“别说这种用来勾搭女孩子的话。”他有点生气,知道自己被当成女人了,“我是个男人,别对我说这种话。”


  “好好好。”杰克抬起手,看着奈布难得气鼓鼓的样子有点好笑,“我道歉,不应该用这种不得体的话。”随即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但我确实找不到更好的词了。”


  奈布已经懒得跟他吵了,方才脸上出现的绯红也仅是因为生气而已。此时他慢慢平静下来,又恢复到正常的神色,“我穿这件衣服不是想讨好你,我只是以为你今晚打算举办一个大型舞会,这样更好行动而已。”顿了顿,他别开视线,双手环抱,“但看起来你没有邀请别人。”


  “我确实没有。”杰克看着奈布,但奈布并没有回望他,“今晚只属于我们两个。”


  这时奈布抬起头来看他,“只属于我们?”


  “只属于我们。”


  随即奈布眨了眨眼,眼里一瞬间的无奈杰克并没有错过,而杰克还没开始细想,奈布就率先开了口,“那今晚我们是不是该找点事情干干,本来你举行舞会的话,你我都不会无聊。现在倒好了,就只有我们两个能做什么?”


  杰克环视一圈,发现月亮已经升得挺高了,月光柔柔地铺满舞厅。“既然我们两个都在舞厅了。”杰克说着,向奈布伸出了手,“那就跳一段吧,在吃饭之前给我们找些事情干干。”


  但奈布并没有伸出手,杰克晃了晃伸出的手,示意奈布将手搭上来,可奈布依旧没有动。僵持了几秒,杰克缓缓开了口,“我知道你不会,我教你。”


  奈布皱着眉,脸上明显地写着不愿意,但他还是把手搭了上去。他不愿跳舞确实是因为他不会,而他最终将手搭上去仅仅是因为他身处杰克的地盘,从一开始就失去了主动权。


  杰克握住奈布的右手,再次将他整个人带入怀中,随后便拉着他旋转起来。奈布有些无措,全程的节奏都被杰克带着,他的脚步有些混乱,还不时踩到杰克的脚。但杰克没有生气,只是轻声安慰他,指导他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动作,同时放缓节奏,好让奈布跟上。


  奈布强大的学习能力让杰克惊奇,很快奈布便掌握了基本舞步,几乎可以跟上杰克的步伐。而在他发现自己跳的是女步时——因为不时被杰克带着转圈,又燃起了好胜心,他总在杰克舞动的空隙之间迫使他们两个男女步替换,渐渐地,这场舞蹈变成了两人没有硝烟的较量。


  两人金色的大厅里旋转,没有乐声,没有欢呼,唯有银色的月光充当聚光灯,聚焦着这场无声的斗争。两人零碎而略有凌乱的脚步声在空荡的大厅里回荡,似是钟点预示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身体都因这场较劲而覆上一层薄汗,但也因此而兴奋。杰克在昏暗中能看见奈布翠色的眸子,因为斗争的兴奋而明亮,使天上的星辰都黯淡。他不愿失去这美好的一刻,但万事皆有终点。杰克紧紧地搂住奈布的腰,几乎是用蛮力迫使他只能踏着女步,他的心中响起华尔兹的乐曲,而现在已经接近尾声。他猛地用力滑开,只有右手仍与奈布的紧紧相握,这让强迫奈布也展开了身体,紧接着杰克又再抬起右手,让奈布跟随他的动作旋转了两圈,他看见他身上的白纱如同精灵翅膀上的粉尘一样旋转漂浮着,最后扶住奈布的腰,让他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杰克的手上,身体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下弯,仿佛垂死的白鸽。


  两人在舞蹈结束之后都在轻轻的喘息,尤其是奈布,他在最后近乎是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被杰克带动着,完全不知自己该如何应对。这让他有点生气,但无可奈何,本身他就缺乏这方面的知识,能与杰克跳成那样已经很不错了。


  但杰克十分的欣喜,在方才那场舞蹈中他确切地感受到掌控怀中人的感受。但只是一曲舞的时间远远不够。人都是这样,对事物掠夺了第一次便会第二次,会想要更多更多,直到全部占有为止。


  杰克慢慢地扶正奈布,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他看见奈布鼻尖上的薄汗,配上他眼里还未褪去的茫然,诞生出一种纯洁的美,让杰克想起他们两个初见的时候奈布那仿若幼鹿一样灵动的姿态,那时的悸动又重新扰动了他的心。


  “奈布·萨贝达,”杰克用手捧住奈布的脸,直直看向他漂亮的翠眸,“哪怕是世界末日,我都会爱着你。”①随即便低下头,想去亲吻那薄薄的唇。


  但奈布伸出左手,捂住了杰克的嘴,“别傻了杰克。爱情之光经过亿万光年都不会照耀在我们身上。”②之后他便用另一只手拉下杰克捧住自己的脸的手,隔着自己的手吻了吻。


  “如果我们真要做那档子事,那就像个成年人那样。”③

——————————————————————————————

①摘自电影《乱世佳人》。

②化用美剧《汉尼拔》中威尔·格雷厄姆的话:“友谊之光经过亿万光年都不会照耀在我们身上。”

③摘自《霍乱时期的爱情》。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