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绅士与痞子(3)

第一章

第二章


这一章有一点点长,而且有脏话,如果不太能接受请注意。

顺便提一句,下一章有肉。

========================================

【3】

  朋友一直评价杰克有种不达到自己的目的决不罢休的精神,或许正因为如此,杰克才成为保守党的最佳“追逐者”。


  在被多次拒绝后,杰克依旧执着地前往东伦敦,不断地邀请奈布与他共进晚餐。几个星期之后可能真是被请到烦了,奈布终于点了头。


  只要人请到了,其他事情就好办了。杰克差不多很久之前就跟班恩说好了在他的餐馆“圣鹿”给他留个位置,当然班恩也很乐意招待他的新欢,而且瓦奥莱塔也十分愿意在当天演出。比较可惜的是里奥没法来了,他似乎家庭出了些问题,杰克也不好打搅他。但至少杰克可以确认班恩和瓦奥莱塔不会吓到奈布——至于裘克,杰克不确定奈布会不会喜欢这个神经质的人。


  心里免不了存有忐忑,但欣喜依旧是占据上风。杰克近乎是步伐轻快地踏进那间餐馆,而他愉悦的心境更是为他蒙上一层亮色,让他的优雅越发瞩目。这反而衬得身边的奈布更加平庸,随意的穿着与瘦小的身形让他看起来就像街边的卖报童,面孔只能称得上清秀,唯一的亮点只有那双堪比宝石的眸子。


  可就是这样的奈布才吸引住杰克,就像一本封面不甚起眼的书,需要慢慢翻开挖掘才能找到内里的宝藏。


  对周围质疑的目光不加以理会,杰克将奈布带到已经预定好的位置上,为他拉开椅子。奈布也毫不客气地接受了,他似乎没有察觉周围或嫉妒或玩味的眼神,只是自顾自地点餐——毫不留情地点了几乎是整个餐馆最贵的那部分菜肴,“我想你应该不缺那点钱。”奈布露出一个微笑,神色狡黠得像只小狐狸。


  杰克对此只是笑了笑,不给予任何评价只是默然接受,权当是对这只小东西的宠溺。


  等到两人点完菜,紧接着灯光便暗了下来。不远处黑暗的舞台上随即亮起聚光灯,一个丰腴的女人站在那盏灯之下,她妆容精致,身着一条及地的黑色长裙,姿态优雅。她轻启唇瓣,优美的音律便如流水涓涓流出。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one;”

  【这是夏日最后的玫瑰,独自绽放着。】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所有昔日动人的同伴,都已凋落残逝;】


  “No flower of her kindred,No rose-bud is nigh,to reflect back her blushes,Or give sigh for sigh.”

  【身旁没有同类的花朵,没有半个玫瑰苞,映衬她的红润,分担她的忧愁。】


  略微颤抖的声线伴随着弦乐器的乐声流出,饱含着爱慕与无奈的歌声流淌在每个人的心间,令在场所有人都难以自持地陷入哀伤。


  杰克忍不住扭过头看向奈布,却发现对方正听得入神,而令杰克最惊讶的是,奈布眼里在片刻之间闪过一丝哀恸,似是在悼念某人的离去,又似可怜那爱恋之人已逝,在这世上独活的人。那个瞬间对方的情感如此炽烈,让杰克完全不愿移开眼而错过这块璞玉在那个时刻所散发出的纯朴却又靓丽的光芒,如此美丽使得周围精致的艺术品都黯然失色。


  而在那一瞬间,杰克觉得自己爱上了他。


  不愿错过奈布展现的一切,因此即便身边不断有侍者告诉杰克有事情需要他处理,杰克都不肯离开。直到乐曲的尾声,杰克才向坐在身边的人道歉说有事需要他处理,因而要稍稍离开一会儿。闻言奈布抬起头,方才那种哀恸像是一场梦一样,不在他眼里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但杰克知道那哀恸是真的,虽然只有一瞬间,但的确是真的。


  “这样啊,”奈布撇了撇嘴,“那你去就好了,我又不是你的谁,没权力管你。”说罢,他还摆摆手,像是在让杰克赶紧离开免得来烦他。


   于是杰克便跟随一个侍者离开去拿里奥派来的亲信给他的信,杰克快速地浏览一遍,发现情况不甚乐观——几个保守党要员的工厂仓库被袭击了,好在里面保管的物品多是粮食或是工业制品,虽然也有少数人保存着艺术品,但造成的经济损失还是可以弥补过来的,但是袭击者引起了杰克的警惕。


  必须承认,自由党如今越发壮大了,因而给他们保守党造成的威胁越来越大。若是议会中的自由党员,他们不足为惧,但最令他们头疼的是自由党里的激进者,这批人往往是年轻人,血气方刚毫不掩饰其锋芒,直面冲突的话,无论是哪一个党派都会产生极大的损失。保守党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打响内部战争,毕竟真的打起来只会两败俱伤。


  虽说杰克完全不在意发动战争——牺牲少数人以保全英国内部的稳定,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但没有合适的理由他不能随意地大范围镇压,这也没办法,因此他只是让亲信给里奥捎了句话,让他派多点人到他们的军工厂就算了。除非保守党那些老东西答应,或者是有合理的借口,杰克不愿意以损耗自己在党内的声望为代价铲除掉那帮激进者,轻举妄动于己只有害没有利。不过杰克相信那个机会不远了,只要激进的自由党人进一步行动,舆论迟早都会站在他们这边。


  终于解决掉这些烦事后,杰克愉快地哼起小曲,然而等到他回到桌边的时候却发现那只小东西不见了。杰克挑了挑眉,站在那里环视一周,随即便看到奈布坐在不远处的吧台那里,正笑着和他身旁的一个男人攀谈。


  本来杰克想快步走过去把那个男人给赶走的,但他看到坐在吧台附近的裘克。裘克很明显也看到了他,随后杰克便发现裘克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神色,只见裘克指了指仍在和男人谈笑的奈布,之后他便起身走向奈布。见此,杰克清楚裘克会帮他赶走奈布身旁的那个男人,尽管裘克本身也是个麻烦,但杰克有点好奇奈布会怎么应对这个疯子。于是杰克在附近找了个能恰好听到他们说话的位置坐下。


  “其实所有魔术的原理都很简单。”奈布身旁的男人这样说着,同时抬起手伸向奈布的耳边,随即变出了一枚刻着雄鸡的硬币①,将它放在奈布的手心,“全部都是障眼法,说白了就是转移注意力,让观看者忽视掉同时发生的另一件事。”说着他拿出一张红桃K,将它放在桌子上,“我想这是你刚刚藏起来的牌。”看到奈布眼中的惊奇,这位魔术师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同时举起他面前的酒杯,“用这个小小的魔术来谢谢你的酒,那个硬币就给你吧。”


  “如果按照你那样说的话,那么你给他这个硬币算不算对想邀请你共度夜晚的掩饰呢?”突然一个戏谑的声音在奈布背后响起,他警觉地回过头,看到一个脸上抹着诡异油彩的男人,“我想这也是障眼法吧?”对方没有理会奈布厌恶的眼神,径直走到两人的中央,向站在吧台前的班恩招了招手。班恩心里领会,很快给他倒了杯琴酒放在他面前,随后便站远了些无声地擦拭着杯子。


  裘克将酒缓缓饮下,之后将身体横在两人中央将他们完全隔开,坐在裘克身后的魔术师清楚这是逐客的信号,他站起身,在裘克身后摆摆手紧接着离开,而奈布也对他抬了抬下巴,以示告别。但裘克将这当作了挑衅的信号,他伸手掐住奈布的脸颊,把他的脸拉近了些,“这样看的话,你这个廓尔喀人还算长得不错。”裘克笑起来,脸上的油彩也因此扭曲,“比街边的妓|女好一些,做杰克的婊|子也算够格。”说着,他松开手,但因力度很大所以奈布的脸上留下了红痕。


  然而没有裘克想象中的破口大骂,奈布只是擦了擦脸,将身体转回去面向吧台,他拿起自己面前的酒喝了一口才缓缓道:“杰克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可怜。”


  “什么?”裘克睁大了眼睛,有点不可置信。


  奈布连看都没看他一下,他一只手握着酒杯另一手随意地搁在吧台上,“按你这样说的话,那杰克不就是个伪君子了吗?”他顿了顿,这时才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瞥裘克,“随意地玩弄别人,传出去的话估计会让人大跌眼镜吧——伦敦最优雅的绅士竟然玩弄他人的身心?我想这对杰克这样的人来说称得上是致命一击吧?”


  “更何况,”奈布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将空杯重重地放在吧台上,转过身盯着裘克燃烧着愤怒的眼睛,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就算我真的是个婊子,我也是‘国王’②的婊|子,哪里轮到别人来干|我?这样的话,我还算个高级婊|子呢,别说上|我了,你可能碰都碰不到。”


  听到这里的杰克终于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就连向来严肃的班恩都勾起了嘴角。他们从来没见过裘克被驳得那么狼狈。


  杰克边笑着边走向裘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裘克铁青着脸看了杰克一眼,甩开他的手愤愤离开。而奈布却没有露出胜利者的神色,反而是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杰克走到他身边,伸手抚摸他的头发,手下细软的触感让他心情大好,“怎么了?你刚刚可是打赢了一场‘战役’啊。”


  奈布拨开他的手,拿起桌上的红桃K,把它和硬币一起放好,然后他站起身,伸手拉住杰克的衣袖,“有什么可高兴了。”他牵着杰克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抬头看向杰克,杰克看到他眼里的嘲讽。


  “我们都是命运的婊|子,谁都不比谁高贵。”


  杰克任由奈布把他拉进马车里,他知道奈布想走了所以也不加拒绝。两人无言地坐在车中,感受着马车前进时产生的震动。今天奈布肯定过得不愉快,杰克清楚这点,他抬头看向对方,却发现奈布的神情很平静,平静得不像一个活人,让杰克莫名心悸。于是他转过头看向了窗外,看着街上稀疏的行人,路边的煤气灯光芒颤抖不稳,模糊了他们的身影。杰克抬起头,看向那昏暗的天空,一个白色的教堂尖顶如同犬牙一样尖锐令人震悚,似乎要冲破天上厚厚的云层。杰克一瞬间僵住了。


  “怎么了?”耳边传来奈布的声音,杰克回过头看向他,然而他的脸一半被车外的煤气灯照亮,一半掩映在黑暗里,看得不甚清楚。“没事。”杰克答道,又再次看向窗外,“想起一些事情而已。”


  很快马车便到达奈布的家,杰克陪他走到门口。在奈布准备进门的那一刻,杰克伸手将奈布的手握进自己的掌心里,通过掌心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不想请我进去坐坐吗?”


  奈布眨了眨眼,没有挣开杰克的手,只是摇了摇头,“我还真不想请你进来。”他这样回答,脸上又浮现了像小动物一样的顽皮,“更何况你今晚把我撂在那里那么久,我都还没找你算帐呢,还想让我请你进去?”说完,他才挣开杰克的手,快速地躲到门后面,只探出个脑袋,“或许你以后表现得好,我会请你进来也说不定,不过今晚就别想了。”说完,他关上了门。


  杰克看着合上的门愣了一会儿,随后叹了口气,回到了车上。


  看起来要征服这只小东西,需要花很长时间了。

TBC

-----------------------------------------------------------------------

①刻有雄鸡的硬币:此处致敬美剧《汉尼拔》。雄鸡指高卢雄鸡。苏格拉底在终结生命之前将一只雄鸡献祭给医神阿斯克勒庇厄斯,去偿还自己的罪恶。而在剧中Jack的妻子Bella自杀前将一枚刻有高卢雄鸡的硬币给予汉尼拔,用以偿还死亡而留下丈夫独活的罪恶。

②“国王”:此处为私设,第一章开头曾注明为剧情需要杰克全名为“Jack·King”,此处奈布用于调侃。


文中瓦奥莱塔唱的歌曲为《the last rose of summer》。

-----------------------------------------------------------------------


欢迎长评。

评论(1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