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绅士与痞子(2)

我想大概有五章吧......欢迎长评。

第一章

======================================

【2】

  杰克第二次遇到那个男人,纯粹是偶然。


  那天他接到班恩的消息说保守党内部财政出现了问题,说是有人携卷大笔公款跑掉了。但这个人做事不怎么干脆利落,跌跌撞撞一路上留下了很多痕迹。等到那天杰克接到班恩的通知时,他们已经获悉了那人如今藏在东伦敦,而杰克的任务只是把他捉回来罢了。


  其实像这样的小人物本不需要杰克亲自出手,可他周围的朋友们都清楚杰克的爱好——喜爱并享受追逐猎物的过程——这一点曾让杰克在前几年的对外战争中成为令敌人胆寒的“开膛手”。但在现在的相对和平的年代,这样的性格让他的许多朋友都感到头疼,所以一旦有这样的追捕任务,很多时候都会交由杰克处理。当然,这是建立在杰克对目标感兴趣的基础上的。


  就像现在,他坐着自己的马车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不同于自己脑海中肮脏、粗鄙的东伦敦的印象,他面前的这所房子高大漂亮,外墙被漆得如鸽子一样的雪白,那简朴但干净的门前过道旁还种植漂亮的玫瑰。


  看见此景,杰克不由得心生佩服。或许待会儿在抓到那个携卷公款的人审问完毕后,可以给他一个痛快。


  抱着这样的心情,杰克提着自己的手杖走下马车,而他的车夫兼保镖跟在他的身后时刻警戒。杰克缓步走向那装饰朴素的门口,按下了门铃。


  铃声响了三下,很快杰克便透过玻璃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门的另一头,没一会儿门便被打开,而来人让杰克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那是从他手上溜走的小窃贼。


  如今那人身穿短袖短裤,略大的上衣使戴着黑色皮革圈的脖颈完全展现出来,他赤足出现在门边,浅棕色的短发有些凌乱,看起来刚起床没多久。他脸上露出呆楞的神情,很明显他自己也对竟会再次见到杰克而感到惊讶,但他很快调整过来,又恢复到杰克所熟悉的那种沉稳而不失骄傲的神态。


  “哟,又见面了,先生。”那人率先开口,之后动了动舌头,他的腮帮子忽地鼓起一小块,说话也因此变得有些含糊,“前来我们这个贫民窟有何贵干?”

  对于话语中的讽刺并没有削减杰克的好心情,他向倚在门边的人脱下帽子,微微颔首以示歉意,“抱歉打搅您了,我来这里是想找个人的......好像是叫克利切·皮尔森的,听说他是住在这里,没错吧?”


  男人撇了撇嘴,鼓起的腮帮子又恢复了常态,几秒过后,另一边又再次鼓起,“那个‘慈善家’啊?他租了二楼的房间。”说着,他推开门,向杰克展示房子的前廊,同时他伸出手指向楼梯。杰克身旁的保镖识相地当即踏进房子,一步做三步地走上楼,只留杰克和男人在门边。


  “你不用跟上去吗?”男人问了一句,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


  “这种事不需要我出手。”杰克这样回答他,盯着他的舔唇的动作没有动。“偷我的戒指的时候您不是挺有礼貌的么?现在又是什么美味的东西让您失去待人应有的礼仪?”


  闻言男人只是耸了耸肩,他依旧含着嘴里的东西,让它在口腔里四处滚动,“别说偷那么难听,那颗祖母绿明明是你送过来的。那一晚你看你舞伴的次数都没看我的次数多,还摆明着要接近我,我倒还省了你的力气主动走近你了。”他毫不留情地嘲讽,“反倒是你那么快变心。那一晚你还夸我有礼貌呢。更何况像我们这种粗鄙之人,难得表现出来的礼貌,绝对有你的戒指那样的价值。”顿了顿,他站直身体,直视着杰克的眼睛,“不是说财物仅是身外之物嘛,反正像你这样高贵的人也不缺那一个戒指,又有什么必要与我们这些低俗的人一般见识呢。”


  话似乎说得挺动听,语气里的痞气却让杰克忍不住挑了挑眉。杰克的确是不怎么介意被偷了东西,而这个人的大胆让他的兴趣越加浓厚。可绅士的原则不允许他将自己心里所想的直接摆在脸上,但这不意味他要放弃对这个人进一步的发掘。他依旧保持脸上的微笑,同时毫不客气地回嘴,“说是这么说,但我为人比较庸俗,那颗祖母绿可价值不菲,我不认为您难得表现的礼貌精神可以抵得上它的价值,毕竟您自己也说了自己并不高贵。”


  明摆着就是在损他地位不高,杰克好奇他会怎么回答。


  然而那个人对杰克的侮辱无动于衷,他伸出手扶住门沿,半个身体靠在门上,一副慵懒的姿态,“这样啊。那我赔偿点东西给你好了。”边说他边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短裤上的袋子,很明显里面什么都没有,可他依旧装模作样地摸索着。片刻,男人便装作自己“身无长物”的样子,浮夸地感叹,“啊,我的钱都花掉了,现在啥也没有。”


  他顿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男人抬起头,对着杰克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我忽然想到一个好东西。”说着,他背过身,不知道在干什么,没多久又重新转回来,绑着绷带的右手随意地垂在一旁,另一只手却背在背后不让杰克看见,“好啦,现在张嘴。”


  “做什......”话还没说完,男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一直隐藏在背后的手,他快速踏前一步,完全不给杰克反应时间,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杰克嘴里。

  一阵清甜的柠檬味在口腔里蔓延。


  男人露出得逞的笑,他舔了舔左手曾拿过糖果的手指。“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夹心糖,最后一颗给你了,好好珍惜啊。”他口齿清楚地说道,用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又再次依靠在门边,脸上依旧带着笑无声地看着杰克。杰克知道他在等,等他把嘴里的糖吐出来,甚至是愤怒地破口大骂。没有什么比看一个平常温柔优雅的绅士忽然变成一个满嘴污言秽语的莽夫更有趣的了。


  果然,是个狡猾的小东西。


  虽然是这样想,但杰克心里并没有什么怒气,反而他在男人惊讶的目光下让那颗糖果在口腔里转了一转,还咂了咂嘴,“当然我会好好珍惜的,毕竟您可是忍痛割爱了啊。”说着,杰克用牙齿嚼碎了糖果硬质的外层,最终品尝到了里面更为甜美的浆汁。


  “这个糖果有点硬啊。”杰克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停下咀嚼的动作。


  “你干嘛要咬它呢。”没能成功让杰克出丑的男人也不恼,反而是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不带任何恶意的微笑。这让他年轻的面庞顿时变得开朗起来,这时的男人似乎才真正拥有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样子。“本来这种糖果就应该含着吃。”


  对于杰克来说,现在他的眼里只有这个宛如阳光的笑容,它忽然拨动杰克心中尘封多年的琴弦。他看着对方宛如他最喜爱的祖母绿一样的眼睛,希望能透过这双眼睛看到这个人的灵魂本质。


  “如果我不咬碎它,我又怎能品尝到它的内心呢?”


  站在门口的男人不可置否地耸耸肩,他别开了视线,没有在意杰克眼中一瞬间闪过的情绪。这时楼梯上传来响声,两人同时向那里看去,只见一个长着络腮胡的中年男人被杰克的保镖推搡着下了楼,踉踉跄跄地走向门口。在路过男人的时候,中年男人近乎是在用哀求一般地看向他,但倚靠在门边的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很快中年男子便被推进马车里,而保镖也重新回到驾驶的位置,安静地等待杰克。


  “你该走了吧。”男人深吸一口气,他抬头看向杰克,“你要找的人都已经找到了。”


  听到他的逐客令,杰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再次脱帽致意,以示告别,之后便转身向马车走去。但没走几步他又停下了,重新回过身,看着依然站在门口的男人,“请问我是否有幸能得到您的姓名呢,先生?”


  男人闻言,向他笑了笑,同时挥了挥手,“叫我奈布就行了。”


  得到答案的杰克向他感激一笑,之后便快步踏上马车。马车很快向前驶去,杰克看着那所房子离他越来越远,也离那个人越来越远。但他知道,他还会跟那个人再次见面的。


  而那阵清香的柠檬味,依旧留存在他的口腔里,久久不散。

                                                                                          TBC

评论(2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