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心

这里因心,咸鱼一条。欢迎勾搭。
目前主要啃的cp是杰佣,流强强。
————————
高三暂时退坑……

【第五人格/杰佣】绅士与痞子

食用说明

1、我流杰佣。

2、背景架空,但借鉴于十九世纪的英国。

3、剧情需要,杰克全名为“杰克·金”[Jack·King]

4、NC17,有点肉渣。

5、欢迎长评。


Ready?

=================================================


【1】

  杰克还记得第一次看见那个男人,是在一个有月光的夜晚。


  当时他应朋友之邀前往一个晚会。这个晚会的举办人是当今的内阁成员之一,为庆祝自己女儿的生日才举行的这场晚宴。而邀请杰克前来纯粹是想撑撑场面——杰克那“伦敦最传统的绅士”的名号并非浪得虚名——当然,其中应该还有他女儿的请求。总之出于各种考虑,本不十分情愿的杰克依旧盛装出席。


  那天晚上,他身着燕尾服,背后带着小小的玫瑰手杖,左手佩带着他最喜爱的祖母绿戒指,风度翩翩,刚出现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他的优雅让女性沉醉,让男性羡慕,但他似乎没有察觉这些人灼热的目光,径直地走向宴会的主角,可在进行礼貌性的拜访过后,便自顾自地站在角落饮酒。除却与一部分亲密的朋友或一些政治上有交集的人物交流,杰克不参与其他的谈话。


  实际上在他看来,这些交际的舞会不过是狩猎场——男人狩猎政治经济上的高层人员,女人狩猎有丰厚家产的贵族绅士。这个肮脏本质并非杰克不喜爱舞会的原因,反倒是无趣的贵族用各类的方式粉饰他们的目的才是杰克对此嗤之以鼻的原因。既然决定了要作恶,又何必遮遮掩掩?虽然他也是贵族的一员,而且在对其他人的“追捕”中他依旧保持的绅士风度被人斥为“虚伪”,但他从不掩饰他的根本目的——其实很多时候他甚至不需要出手,在伦敦有许许多多的人自愿跳进他的陷阱里,就算只为了一晚的疯狂。


  正因为如此,杰克很少参加这些舞会。一旦他必须要参加像现在这种大型宴会,他基本都是坐在角落,按照自己的方法寻找目标,目标的选定并没有什么标准,往往靠的都是第一感觉。当然也没什么目的,很多时候只是一时兴起,也是因为一时的好奇。


  就像现在,他注意到在人群穿梭的那个男人。


  其实称其为男人都不是很符合,因为那个男人的身量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娇小了,只是比在场的大部分女性高出一点点而已,他的脸庞也过于年轻,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但杰克依然愿意称他为男人,因为这个人以一种极为冷静的态度来做他如今正在进行的、可以称之为“胆大妄为”的行动。


  杰克不是没见过溜进来偷东西的人,但这部分人往往都是趁着贵族都聚集在舞厅的时候,避开所有人的耳目前往宅子的深处去偷东西。而这个人竟敢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群中,穿着黑色的劣质礼服假扮成侍者,穿梭在人群为宾客递送香槟的同时,顺走他们身上的财物。


  这个人动作娴熟而不拖沓,很明显是个老手了,他瘦小的身形为他提供了极佳的保护,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杰克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在人群与摆着食物的长桌上来往,或许是注视得过于直接,那个人很快警觉起来,杰克看着他一边递送香槟一边无声地环视周围,于是几秒之后他俩的目光便撞到了一起。


  哦,是一双漂亮的翠色眼睛。


  近乎是在他们眼光接触的同时,舞曲忽的响起,杰克这时才发觉周围的男男女女早已在舞厅的中央清出一大块空地,准备迎接舞会的高潮。就在这短短几秒思绪过后,杰克却再也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了。


  抱着有些失望的情绪,杰克站起身——他没忘记自己前来的目的——他再次走向宴会的主角:那个贵族小姐。他看着女孩饱含激动的眼睛,以及因兴奋变得通红的面颊,微笑道:


  “小姐,我有幸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不出意料,女孩搭上他的手,杰克将她温柔地拉近,随后步态优雅地滑入舞池,恰到好处地踩着乐音的节奏,翩翩起舞。杰克注意到女孩炽热的目光,顺势低头看向她绯红的面庞,嘴角的微笑愈发温和,“很感激您愿意与我共舞,小姐。”说完后他又别开视线,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蓝色的眸子却在人群中无声地搜寻着那个人。


  啊,找到了。


  杰克看见那个男人像鱼一样在人海中沉浮,看起来他对那些男人的精致袖扣与女人的闪亮珠宝的兴趣,远远大于中央的优美舞蹈。杰克有点惋惜地弯弯嘴角,随即就低下头,重新聚焦在自己的舞伴身上。毕竟忽视女士过长时间是十分失礼的。


  一曲舞的时间眨眼便过去了。最后杰克与女孩在舞曲的尾音完美地定格,如此美丽以致在场的人都为此鼓掌。杰克也十分受用地微微颔首聊表谢意,之后便轻声向女孩致歉,婉拒了她想下一次再共舞的请求。紧接着杰克便再次隐没在人群中,只是这次他找寻到了目标而不再打算百无聊赖地躲在角落里。


  “请问您需要香槟吗,先生?”他的猎物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正逐渐落入圈套,他用托盘托着一杯杯酒,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杰克的身侧。杰克低下头直视他的翠眸,里面平静得如同湖泊一般。


  “好啊,谢谢。”杰克答道,他伸出手,拿起一杯酒,吮了一口。他看着那人随即对他点了点头,以示敬意,之后便想转身离开。


  “明明声音挺好听的,说话也很有礼貌,怎么行为就不怎么检点呢?”杰克以一种只让他俩才能听到的音量询问,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讽刺与笑意,他好奇这个人会怎么回答。


  只见那个男人,缓缓地转过身,眼里依然不泛任何波澜。他走近杰克,身体近乎与他贴合,他先低下了头,但很快又抬头向杰克露出一个笑容,其中的高傲也不加掩饰,“没有办法,这都是为了讨生活啊,先生。”说完这句话他便快速后退,与杰克拉开了一点距离,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大,“不过谢谢您的夸奖,我也觉得自己很有礼貌。”


  “而你手上的这个小东西,我想送给我当小费,你应该是不介意的。”说着,男人向杰克举起他没有托着酒的另一只手,一颗漂亮的祖母绿的戒指赫然地出现在他的中指上。杰克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左手,那颗本好好待在手上的戒指早已不见踪影,而等杰克再次抬头的时候,那人早已走出老远。


  真是个不乖的小东西。


  杰克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他看见那人平稳地托着酒水穿越人群,与他擦肩而过的人一个个地将托盘上的酒拿走,又一个个的将喝空的杯子放在上面,而那个男人依然稳稳地走着,不受丝毫影响。终于走到了舞厅的边缘,只见那人一把将托盘放在长桌上,同时还顺走了一块蛋糕,接着他扭过头看了看紧跟着他的人,近乎是挑衅一般地向杰克眨眨眼,还将蛋糕塞进了嘴里,随后他便疾走上楼梯。这一系列动作的进行如此安静,没有引起在场除杰克以外的任何人的注意。而杰克也不负期望地对他穷追不舍。


  那人快步地踏上楼梯,身形迅速如同一只躲避天敌的幼鹿,每次在杰克快要追上他的时候,他就巧妙地拐入一个转角,甩开他的追捕。没一会儿,他们便双双跑上了三楼,而杰克那钴蓝色的眼睛盯着他,其中闪烁的兴奋预示着他对这场追逐的喜爱。那个人逃得不紧不慢的,步履沉稳没有一丝慌乱,很明显他也沉醉其中。


  但无论什么追逐也总会有个头。那人忽然转进一个房间里,而杰克也跟着进了那个房间。等到他稳住身形,他看见那人站在窗台上,背后巨大的窗户早已被打开,外面嘈杂的蝉鸣充斥着房间,而那圆润的月亮落下柔和的光芒,照在那人身上像是为他披了件薄纱。


  “现在时间不早了,我想先生你也应该回去了。”那个人站在窗台,露出一个笑容,他再次举起他的手,向杰克亮了亮上面的戒指,“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说完,他便转过身,在杰克惊讶的目光中一跃而下。


  杰克赶忙跑到窗台那里往下看,只见那人落在下方不远的檐边,像猫一样灵活地一蹦一蹦地跳到地面上,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那是杰克第一次让自己的猎物跑掉,但杰克对此并不觉得遗憾。

                                                                                           TBC

评论(10)

热度(264)